5分彩的规则欢迎您的到來!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小故事,大道理思思心情網
網站首頁哲理故事愛情故事名人故事少兒故事寓言故事幽默故事職場故事勵志故事校園故事人生故事親情故事友情故事鬼故事民間故事現代故事傳奇故事歷史故事創業故事故事會

一幅名叫時光的畫

  一

  這是個初秋的早晨,沿海的濕冷天氣讓我不得不蓋緊被子,以抵御這徹骨的寒風。

  我的頭頂有一幅畫,我已經忘了什么時候這幅畫掛在我頭頂的墻上,可能自從我有意識的時候這幅畫就存在了。我是什么時候有意識呢?我已經記不得了。

  在這里我只認識兩個人,應該說這個世界我就認識兩個人,一個是精神病院的院長,一個是她。我第一次見到院長的時候他就告訴我說,我是個精神病人。

  我的潛意識里似乎有精神病人這個概念,但是我已經不再關心這個詞是好是壞,因為我現在是個精神病人,而且過得還不錯,最重要的是,每天都能見到她。

  她是誰?我不知道?赡芨乙粯邮遣∪,可能是醫院的人,但是這不重要了。

  從我第一眼見到她,我就有一個想法,我想要占有她!

  聽到這里你肯定覺得我是個神經病,沒錯我就是個神經病,但是現在除了神經病,誰還會說真話呢?

  但是我現在不得不停止妄想,因為是時候吃早飯了。

  ——————

  “奧古斯,你又賴床了,這個習慣可不好!”

  是院長的聲音,我聞聲很快地爬起床。

  “奧古斯,這是你今天的早餐,該死的,最近的存貨越來越少了,為什么妮古不去采購些食物儲存起來!”

  妮古就是她的名字,我聽到院長在抱怨她,心中有些不悅,但是不敢表達出來,便替她開脫:“可能是有些事情吧!你知道她一向很忙。”

  “是這樣沒錯,”院長表示贊同:“最近也沒見過她來照顧你了。”

  院長這句話剛好戳中了我的痛處,已經有些日子沒見到她了,這讓我十分難受。每天晚睡時如果沒有聽到她過來說一聲“晚安”,就感覺渾身有力氣使不出來,這種感覺就跟吸毒一樣,等下,我吸過毒嗎?好像有,好像沒有,不記得了。

  “你又在妄想了,趕快停下來吧!這樣不利于你的病情!”院長嘆息著說。

  我正在想著我心中最重要的人,院長的話我根本聽不進去。

  “噢,該死!”院長突然大叫起來:“為什么又讓我看到這幅畫,這是第幾次了?第三次?抱歉我記不得了,反正,總之,請你趕快把這幅畫扔掉,這太恐怖了,我感覺她在朝我笑。”

  話剛說完,院長便瘋一般地逃掉了。

  我看著跑遠的院長,無奈地搖了搖頭。他一向都是這么敏感,只不過是一副普通的鐘表畫而已,卻每次都能讓他落荒而逃。我并沒有收起這幅畫的念頭,因為這幅畫每次都可以成功地將院長趕跑。沒錯,我不想見到除了她的任何人。

  二

  畫。

  這是一副鐘表的畫,一張畫布上只有一個鐘表,畫得栩栩如生。但是畫得再像,也僅僅只是一副畫而已,那么,院長為什么會怕看到這幅畫呢?我不得而知。

  無聊的時間是最難打發的,尤其在這樣的小屋內。

  我感到我無法克制自己內心的煎熬,于是我決定出去走走。

  房門離我的床距離很近,而且我確定我走出去的時候根本沒有發出什么聲響,但是當我站在門口時,還是看到了院長那副深沉的面孔。

  “奧古斯,你又想逃了?”院長聲音低沉,但是卻讓人難以抵御。

  我盡量保持鎮定,說出的話卻還是哆哆嗦嗦:“我……不是……”

  “現在,馬上給我滾回去!”院長在咆哮!

  我幾乎不敢有一點停滯,跑著回了屋子里,雖然只有五六步根本算不上“跑”。

  “我發誓,他一定在干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我暗自腹誹。

  我龜縮在床上,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只有床才能給我安全感,當然,是除了她以外。是的,所有關于她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無邪的。如果有人想對她不利,我發誓我絕對會將他碎尸萬段。

  盡管,我從來不是個勇敢的人,但是誰在乎呢?我活著的意義從來只有她!

  經過了一番思緒的起伏,我感覺我有點困了,眼神有點飄忽,卻不小心瞟到了那幅畫。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

  畫布上的鐘表早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帶血的女人。

  此時我早已沒有睡意,死死地盯著這幅畫,圖像逐漸清晰,雖然臉上全是血,但是我依然看得很清楚,沒錯,這個女人就是她。

  最大的問題是,她居然在笑!

  蒙娜麗莎的微笑嗎?我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三

  當我醒來時已經是半夜,我是被明亮的月光照醒的。

  晚間的風倒是沒那么刺骨,此時的意境更適合詩人去吟誦,雖然這只是一個精神病院。

  當然,我現在是無心去考慮意境的,我現在的腦子里全是她滿臉血微笑的樣子,這讓我絕望。

  雖然晚間的空氣更讓人覺得恐怖,半夜的院長更讓人聞風喪膽,然而我不得不從床上爬起來,因為我要找到她。不管是死是活,我一定要找到她。

  除了她我已經沒有任何活下去的理由。

  我又抬頭看了看墻上的畫,依然是一副鐘,和之前相比沒有任何變化。

  是我看錯了嗎?我搖了搖頭,不管是不是看錯了,我都要找到她,只要是關于她的事,我都會變得勇敢和堅毅。

  我輕輕推開門,晚上很靜,所以開門的聲音很大,我不確定院長是不是聽到了,我也顧不得院長了,快步走了出去。

  然而,當我出門時,卻聽見了“咚,咚”的響聲。

  這聲音不正常!我心想。

  可能由于我現在心里想的全是她,便下意識的覺得這聲音一定和她有關,于是便循著聲音往前走。

  聲音的來源似乎是倉庫那邊,這是院長常去的地方,以前似乎她也經常去。當然這記憶從哪里來的,我不得而知,也不想知道。

  倉庫并不遠,我沒走幾步就找到了,而且幸運的是,倉庫沒有關門。

  我有些緊張,也有些興奮。

  但是當我看到倉庫中的一切時,便沒有任何興奮的感覺了。

  院長拿著一個鏟子,朝著一堆血肉模糊的東西瘋狂的鏟著,嘴里還念叨著:“該死,存貨又不足了,這些還夠我和那個小子吃幾天?還有該死的妮古,為什么還不去搞些貨物回來!”

  難道我每天吃的都是這個東西?

  我仔細地看著,努力讓自己看出這個東西不是人的尸體,但很遺憾,我失敗了,無論從那個角度看,院長都在用那個鏟子對著一個人類的尸體狠敲!

  我忍住讓自己嘔吐的欲望,卻又突然想到,這個腐尸會不會是她?如果是她……

  這個想法開始后就根本遏制不住,我感到血在往頭皮上涌,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了,瘋了一般向院長沖了過去,死死地掐住他的脖子。

  “奧古斯……咳……你……要干嘛?”院長慘道。

  四

  我根本無心理會院長的慘叫,我心里想的全是滿身血的她,渾身都充斥這我的怒火,根本無法遏制。

  過了不久,我就感覺到在我手中掙扎的院長似乎不會動了,我知道他已經死了,我雙手僵硬的松開了院長,大口喘著粗氣,眼中一片淡漠。

  我無法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恐懼?興奮?似乎都不是,我只是一個精神病人,怎么有資格具備情緒。

  我用手將那具被院長鏟得不成樣子的腐尸擺平,看清了那張全是血的臉。

  雖然這張臉很熟悉,但是很明顯不是她,因為這是一張男性的臉。

  我漸漸冷靜了下來,看著我全是血的手,還有滿是血的地面,我頭一次感到了深深的恐懼,這種恐懼如若將人置入萬丈寒窟,從頭頂一直涼到腳跟。

  我殺人了!我殺人了!我殺人了!……

  會有人將我帶走嗎?我會被注入毒液然后身亡嗎?她會來為我送行嗎?

  我渾身已經沒有了力氣,躺在了滿是血的地面上。

  也許是巧合,也許是命運,也許什么都不是,我摸到了一個盒子,盒子包裝很精致,并且沒有上鎖。

  我用最后一點力氣將盒子拿起來,并且打開,里面是一封信,一封給我的信。

  我借著月光將這封信讀完,不禁淚流滿面,痛哭在血泊里。

  “親愛的奧古斯: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應該已經死了。

  請原諒我的自私,我沒辦法和你一起逃離這個精神病院,原因你也知道,因為我的父親是這里的院長,不管如何,我是不會離開我的父親的,因為他是我唯一的親人!

  盡管他變得越來越不正常。

  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他看我的目光變了,似乎變得十分貪婪。當然,這貪婪不是性的貪婪,我可以看出來。我觀察了很久,發現這是對食物的貪婪。

  他想要把我吃掉!

  當我發現時,晚上已經開始出現了一種怪異的聲音(想必你也聽到了),而且醫院的人似乎越來越少。

  終于有一天,我忍不住了,便晚上悄悄地去找這聲音的來源,沒想到,卻看到了父親在殺人。

  據我猜測,他由于長期和病人生活在一起,精神已經變得不正常了。他看所有人都像是看著食物,除了你?赡芤驗槟汩L得比較像他因為精神病而自殺的兒子吧!

  當他一個一個將精神病人殺害時,我知道我最終也免不了一死了!請原諒我的懦弱,我實在沒辦法將我的親生父親交給警察,我認為那樣會讓事情更糟糕。

  我始終認為除了你這個醫院里的所有人都是不正常的(包括我)。我發現我的頭頂上有一幅畫,經常從里面看到父親殺人的場景。我知道那里是從來沒有畫的,那只是我的思想,卻原原本本的真實的出現在墻壁上!我想我是真的病了。

  希望你看到這封信時能趕緊逃掉,希望你是精神病院中唯一活下的人。”

  五

  我。

  我已經恢復了原來的記憶。

  我想我是因為看到了妮古被殺掉那一幕才瘋掉的,現在我的腦子里有著完整的記憶。包括親眼看見院長殺掉自己親生女兒那一幕。

  但是我的記憶還能保持多久呢?

  我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這里原本沒有精神病人,所有來到這里治療的只是脫掉了自己的面具而已。他們之所以會瘋掉,是因為這里有一副名叫《時光》的畫。

  畫里可以看見自己的所有記憶。

  讓記憶重現,才是最大的痛苦。

  于是我決定親手燒掉這個精神病院,以及自己,只要《時光》還在,就會害死無數的正常人。

  但是那些帶著面具的正常人真的快樂嗎?

  誰知道呢?

  沒有人能說清楚什么才是正確的活法,反正一切,終將歸于灰燼。

      發布時間:08-04 點擊次數:
    熱點傳奇故事
    回頂部思思心情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6022693號-2
    5分彩的规则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