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彩的规则欢迎您的到來!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小故事,大道理思思心情網
網站首頁哲理故事愛情故事名人故事少兒故事寓言故事幽默故事職場故事勵志故事校園故事人生故事親情故事友情故事鬼故事民間故事現代故事傳奇故事歷史故事創業故事故事會

一寸相思

  秦宣

  我閉上眼睛,想起那般陌生防備的目光,苦笑,心道:“秦宣,你也有今天。”

  我是秦宣,是這大興王朝的丞相,呵呵,丞相。年僅二十七便身居高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可是,從來沒有人知道,二十歲及冠之時,父親曾問我的那句話:“宣兒,你是要做忠臣,還是權臣?”

  我笑,手中折扇猛地一收,“自然是權臣。”

  我聽見父親的嘆息,那般哀涼,卻想起那雙清可鑒人的眸子,我知道,我永遠不會后悔。

  我想起那時候初見,我十歲,初華五歲,我是伴讀,大興王朝當朝太子葉初華的伴讀。

  那年,正是秋日,我被父親帶進東宮,看到那個小小的錦衣華服的孩子,向我跑過來,興奮的拉住我的一片衣角,聲音軟糯極了:“哥哥哥哥,你真好看,比我的皇兄們都好看。”

  我扶額,未想到太子殿下竟是這般,額,天真無邪。

  后來,后來的事情沒什么可說的,無非是我伴著他一起長大。初華的功課很好,只是,他一直便叫著我“宣哥哥”。無論太傅教了他多少遍,他依舊是那么固執。

  不知什么時候開始,他不再叫我宣哥哥,只是叫我秦宣,只是那眸子依舊清亮得過分。

  我想,也許,他終究是長大了吧。這般想著的時候便有些欣喜也有些落寞,總覺得仿佛什么一去再不回返。

  十五歲那年,我破例封了武職,跟著大將軍領上了三萬兵馬赴上戰場,出征那天餞別盟誓,我看見初華躲在陛下身后,粉雕玉琢的娃兒一雙眼睛紅紅的,一看便知道他哭過,不知為什么,心里涌那么一點漣漪。

  戰場上沒什么好說的,我不記得我是怎么熬過那三年,也不記得我是怎樣一步步升至從三品的參將,只記得每晚閉眼,總有那么一張小臉在眼前晃蕩,然后便是一夜好眠。

  班師那日天和風清,到了帝都也是一般的好天氣。為大軍接風洗塵的不是別人,正是初華。

  三年不見,他高了,瘦了,眼底沒有了那時的羞怯躲閃,他是一國儲君,他已有了完美的儲君風儀。盡管,他還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孩子。

  我這樣看著他,欣慰而不舍,知道,八年前那個拉著我袍角的孩子,再也不見了。

  “幾位將軍辛苦。”大家連聲不敢勞殿下掛心不敢勞殿下掛心。他抬起頭,看向我,卻沒有意料之中的疏離。他的眼神熟悉而溫暖,剎那間記憶重來,原來他依舊是那個孩子,從來都未曾改變過。

  我從未想過初華竟是女孩,待我知曉,她窩在我懷中,就像很多年來一直的那樣。她死死捂住腹部,有鮮艷的紅色在她的下裳暈開,便是我再不懂,也知道這究竟意味著什么。

  我帶她回了我的別業,有經驗的嬤嬤照顧她,我也放心。想起那么多年來我竟未發現一絲不對勁,也確實遲鈍的可以。只是,這是為什么?

  初華的母親不是別人,正是正宮皇后。初華在諸皇子中排行第十,在嫡出皇子中排行第四,他尚有兩個同母的親哥哥長寧王葉楚歡和留豫王葉勝安,皆有賢德之名。只是偏偏初華最為受寵,一出生便封了單垣王,更是在三歲那年,便敕封太子。

  后來有一次我問她,她恍惚了片刻,才說:“父皇說,我出生那一日,天降大雪,占卜師卜出的卦象,說是我必男裝稱帝,父皇不信邪,然后第二天大哥就,就……”

  我發誓,這一生,我必成權臣。

  初華,我只要護住你一人,初華。

  可是,你終究還是發現了,不是嗎?發現我為你做下那些滔天的罪孽。

  可是初華,你怎可對我如此殘忍,你可知你傷一分,我便痛十分。

  是了,你定是知道的,不然,你怎會對自己這樣殘忍?

  那人不是你,初華,對不對,你已經不會回來了,初華,你告訴我,是不是這樣?

  我知道,即使那人有著你的臉,可我就是知道,她不是你。

  可是,誰來把我的初華還給我……

  竟已是生死隔斷了么……

  初華……初華……

  我的初華,要我來陪你嗎,若是要的話,我告訴你,我是這般歡喜呢。

  葉初華

  我看見大朵大朵的牡丹花開得那么妖冶,血紅色的顏色一如那日二哥身上流下的血染滿了玉階。我看到了父皇那般痛恨的目光,讓我不由顫抖了起來。

  初華,初華。

  是誰,是誰在叫我?

  我歡喜地跑上前去,秦宣,是你嗎?

  秦宣,我在這世上唯一愛過的人啊,便是這萬丈深淵,秦宣,只要有你在我身邊,我也不怕。

  可是,為什么要是你,為什么是你。

  為什么,連那么小的忱兒你都不放過,他是我在這世上最后的親人了啊。

  心好痛,頭好痛。我好像看到什么離我而去,我好像看到你那痛苦至扭曲的面龐,秦宣,你怎么了?我努力伸出手來想要觸碰你的臉,卻怎么也碰不到。

  為什么呢?秦宣,請你告訴我。

  我好累,好累。天命之人,天命之人,從來都只是一個謊言啊。

  秦宣,可不可以,來生不要遇到你?

  我的心好痛,真的。

  我不是一個稱職的帝王,我只是一個怯懦的逃兵。

  別了,我今生里最愛的人。

  如果可以,秦宣,這一世我愛你成殤,然而但望來生我不要再遇見你。

  當我醒來的時候,什么都不一樣了,陌生的地域,陌生的時代,鏡中是熟悉的容顏卻有一個陌生的名字,陌生的一切又一切……

  燈紅酒綠,繁華如許。

  奪舍么……代替這個身體的主人活下去,如果這是宿命,真好,不必再去看那些血腥權謀……我已不愿再去想,不愿再去想這個世界里根本不曾存在過的大興王朝,不再去想曾經的葉初華。

  又是誰來告訴我,站在眼前的你是誰?秦宣的眼,秦宣的臉……

  “初華……”陌生而熟悉的名字從你口中吐出,我經不住,竟已是淚流滿面……

      發布時間:08-04 點擊次數:
    熱點傳奇故事
    回頂部思思心情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6022693號-2
    5分彩的规则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