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彩的规则欢迎您的到來!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小故事,大道理思思心情網
網站首頁哲理故事愛情故事名人故事少兒故事寓言故事幽默故事職場故事勵志故事校園故事人生故事親情故事友情故事鬼怪故事民間故事現代故事傳奇故事歷史故事創業故事故事會

愛能寬容一切

  已是黃昏,城市里一幢幢高樓林立,樓房里透著燈光,星星點點,一派溫馨,祥和的景象,這是所有家庭的午后生活,廚房里“咕嘟咕嘟”煮著濃湯,芳香四溢,客廳里是路詳和珊珊的笑聲。我用勺子在鍋里攪拌了幾下,然后放在嘴邊吹了吹準備嘗嘗味道,這時,我發現周圍的杯子,盤子,刀子,像慢鏡頭一樣向上浮起,飄過我頭頂,佇立不動,我發現了異樣,慢慢抬起頭,所有東西“叭”的一聲往下落,我一聲尖叫,路詳趕緊跑進來:“安曉,怎么啦?”我睜開眼睛,珊珊站在路詳身后,拽著路詳的衣角天真的說:“爸爸,阿姨怎么啦?”我緩過神來,沒有,什么也沒發生,盤子還是安然在桌上擺著,菜刀也好好叉在刀架上,只是我的手上濺了幾滴湯汁,火燒一樣疼。我努力擠出笑容:“沒事。”路詳過來抱著我安慰道:“安曉,你太緊張了,懷孕要注意身體,不然對我們的寶寶不好哦!”我安心地靠在他肩膀上,點點頭,不想讓他擔心,可我知道,這段時間以來我一直出現幻覺。

  一年前經人介紹,我認識了路詳,路詳高大,儒雅,我一見他就喜歡上了,一來二去,我們談起了戀愛,珊珊是他和前妻的女兒,5歲,聰明,可愛,有著柔軟的頭發,我不介意他結過婚,況且珊珊那么可愛,我愿意疼她?墒敲慨斕崞鹚那捌迺r,他總是閉口不談,我只聽婆婆提起說死了。她說的時候表情冷淡,帶著一絲不快,于是我沒再問起過這些事,也許這是路詳心里的一道傷。交往沒多久,婆婆催我們快點結婚,我也很高興,后來我們在認識了半年后結婚了,然而一切甜蜜的時光消失,隨之而來的是僵夢般的經歷。

  結婚那天一早,好友李蕾陪我去婚紗攝影樓化妝,李蕾是很久的朋友了,在醫院工作,這回我叫她做我的伴娘;丶視r,媽媽拿了個包裹遞給我,說是有人送來的,我想可能是同學寄來的賀禮吧,忙打開看,里面擺著個洋娃娃,穿著白色禮服,可是臉上被用紅色的彩筆劃了個大大的叉,觸目驚心,洋娃娃詭異地笑著,我吃了一驚,像燙了手一樣扔在桌上,媽媽從桌上拿起盒子臉色沉重,畢竟,大喜日子,出現這樣一個娃娃實在不吉利,我看了看媽媽,媽媽把盒子收起來對我說:“安然,可能是寄錯了,上面沒寫名字的。”我疑惑的點點頭,很快地,一切不安就被大家的熱鬧打散了。

  晚上,等大家散去,我和路詳長長舒了一口氣,珊珊被婆婆帶走了,就剩我們倆,該好好享受一下二人世界了。從小我就按媽媽給我安排的人生道路走著,在他們眼里,我很溫順,懂事,乖巧,路詳是我的第一個男朋友,我希望我們今后的生活很幸福,現在安靜了下來,我手足無措,知道等會兒將要發生什么事,很是害羞。路詳過來抱起我,把我抱上床,我期待,激動,此刻是多么幸福!

  日子像蜜一樣過了一個月,路詳很體貼,很溫柔,珊珊也很喜歡我。一天下了班接了珊珊回來,像往常一樣,一開門珊珊就松開我的手往客廳里跑,我換了拖鞋走到客廳,只見珊珊用手指著陽臺方向對我說:“阿姨,你看!”我順著她指的方向望去,陽臺上晾著昨天洗的衣服:路詳的衣服,褲子,珊珊的小裙子,唯有我的襯衣破爛不堪,吊著幾個洞掛在衣架上,我走過去看,衣服上的洞好象是用剪刀絞過一樣,窗子好好關著,那是怎么了?晚上,把這事告訴了路詳。路詳不當回事的說:“沒關系,也許是哪家的貓跑進來抓的,壞了星期天再去買一件,恩?”他抱著我,拍拍我的肩,我縮在他懷里很快睡著了。

  過了幾天,正當我把這事忘記的時候,又發生了另人更恐怖的事情。晚上,我在衛生間洗臉,把鏡前的洗面奶打開擠了些在手心里,“!”我叫起來,手心里沒有洗面奶,是粘乎乎的紅色液體,瓶子被我打翻在洗手池里,紅色的液體從里面汩汩流著,順著池子流到黑黑的管道里,我喊著,聲音都變得顫抖:“路詳!路詳!”路詳沖進來,先是一楞,然后生氣地喊:“珊珊!快過來!這是你做的嗎?”珊珊走進來,看看路詳,看看我,“哇!”地一聲哭了,路詳板著臉,我忙洗了手,抱起她:“珊珊別哭,下次別調皮了。”她邊哭邊說:“阿姨,不是我弄的。”我望著委屈的珊珊,沒有再說話。

  過了沒多久,我懷孕了,在醫院做了檢查,出來的時候路詳很高興地對珊珊說:“珊珊,以后你要有個小弟弟了,喜歡嗎?”珊珊先是思考,然后一拍小手:“哇!我要有個小弟弟,我要把我的小白兔給他玩兒!”我和路詳互相望著呵呵笑。

  一天天過去,小生命也在長大,然后發現珊珊有些怪異的舉動。

  那天我正在吃醫生開的藥片,珊珊站在門口看著我,小臉貼在門框上,我扭頭的時候看見她站著就問:“珊珊怎么啦?”她一笑跑開了到客廳玩起她的小白兔,開始沒覺得她有什么奇怪的,可是后來發現只要我在臥室吃藥,她都會在門口看著我的舉動,我一問,她就跑,什么也不說,只有一次被我逼急了,她說了一句:“這是個秘密哦!”笑得那么燦爛。還有一次她拿著話筒說話:“恩,好的,我會乖的。”我走過去問:“珊珊,誰的電話,是爸爸嗎?”她沒理我,繼續說:“媽媽,再見!”說完放了話筒玩她的小白兔。媽媽?誰是媽媽?珊珊的媽媽不是死了嗎?我摁了下來電顯示,上面三個字“無號碼”,無號碼!我的心跳起來,怎么會沒有號碼?我蹲在珊珊面前問她:“珊珊,誰的電話?”她一邊玩一邊說:“媽媽。阿姨,媽媽回來了。”我要瘋了!先是這個房子里發生奇奇怪怪的事,現在連珊珊也不正常了。等路詳回來,我迫不及待地把事情告訴了他,路詳不說話,我說:“路詳告訴我你前妻的事情好不好?”他坐在沙發上還是不說話,我有些急了:“快說啊,你前妻是怎么死的?”他點了煙,緩緩說了一句:“是我對不起她,你別問了。”“可是珊珊接電話,說是她媽媽。”他望著我,說了一句令我傷心的話:“安曉,是你的幻覺吧,要不明天去醫院看看?”我呆呆地盯著他半天,幻覺,又是幻覺?這是怎么了,難道珊珊的舉動也是我幻想出來的?平日里,珊珊還是和原來一樣,甜甜地叫我阿姨,進幼兒園跟我說再見,老師也夸她聰明可愛,一切正常,我是怎么了?

  星期六,路詳帶了珊珊去婆婆家,我一個人在家看電視,已是晚上9點,我削了蘋果邊吃邊看,手機響了,傳來熟悉的旋律,心想:路詳打回來的吧?我從桌上拿起手機,無號碼!我驚呆了,想起珊珊接的電話,音樂還是不停地響著,似乎要我接了才罷休,我的手抖起來,慢慢移到耳邊摁了接聽鍵“喂?”電話里一陣嘈雜“喂!”我又大聲說了一句,然后我聽見電話里一串女人的笑聲,干笑,嘲笑。頭皮發麻,我從沙發上跳起來不顧一切往外跑,蘋果扔在了地上,垃圾筒也被我踢翻。

  路詳呢?媽媽呢?誰也不在我身邊,我害怕的哭起來,到了人多的地方,才仿佛從恐懼中逃了出來,我坐在小區門口的路燈下哆哆嗦嗦按了李蕾的電話,我不知道應該向誰求助,路詳他肯定會說我又出現了幻覺,不想聽他說了!

  李蕾急急忙忙趕過來,我把事情從頭到尾跟她說了一遍,她焦急地說:“安曉,有的孕婦在懷孕時會有輕微的焦慮,或是抑郁,沒事的,明天過來再檢查一次。”“可是,李蕾,相信我,有的時候并不是幻覺,我清楚,還記得結婚那天的洋娃娃嗎?”她的臉色也變了:“走,現在先回家去,外面冷。”我摸摸微微隆起的肚子,寶寶真是跟著我受苦了。

  從外面還看得見我們家的燈亮著,很寧靜,上了樓,門沒鎖,我遲疑著不肯進去,李蕾拉著我進了屋子,站在客廳,我什么話也說不出來了,電視還在開著,可是,地上沒有我弄掉的蘋果,垃圾筒也好好擺著,我清楚的記得,垃圾筒被我踢翻的時候還差點把我拌倒。我緊緊地抓著李蕾的手,她拍拍我的肩,讓我坐下來,然后我看見她在屋子里轉來轉去。過一會兒,路詳回來了,珊珊一見我就說:“阿姨,你看奶奶給你做好吃的了。”她跑過來挨著我,路詳進了廚房后也出來了,我剛要開口把剛才的事告訴他,李蕾就搶先一句:“安曉說就她一個人,讓我來陪陪她,現在你回來了,那我就先走了。”路詳客氣地說:“再坐一會兒,難得來一次。”李蕾拎起包:“不用了,對了,安曉,明天早上來醫院,我等你。”她朝我晃了晃手,我看見她手心里握著一個白色藥瓶,我恍然大悟。

  第二天一早送了珊珊去幼兒園,我去了醫院找李蕾,李蕾穿著白大掛顯得很甜美,她是我們一群伙伴中最有頭腦的一個。李蕾見了我,從抽屜里拿出藥瓶,我知道,那是我平時吃的藥,她說:“安曉,里面裝的不是補充鈣質的藥,是一種長期服用會導致精神紊亂的藥。”昨天晚上我已猜出點端倪,所以現在沒有平時那么慌亂,我冷靜地說:“對孩子有影響嗎?”李蕾抓著我的手:“對孩子是會有點影響,不過發現得早,不會有事的。”我低了頭看看肚子,想象著孩子在里面安全的睡著我放下心來,這是我最擔心的事了。會是誰做的?為什么要害我?心里一團團疑問,路詳會嗎?珊珊呢?她那么小,她怎么會把我的藥換了呢,不會的?我搖搖頭。“安曉,想到會是誰嗎?”我想不出來。

  我回了趟家問媽媽那個娃娃還在不在,媽媽說已經丟了,我一直在思考著這個問題,想著有什么事情是我沒想到的,那個在電話里聽到的聲音如果沒做過處理,那么是個女的,她很熟悉我的情況,知道我的地址,知道我的電話,她只針對我一個人,那會是誰?

  我打了電話給路詳讓他去接珊珊,告訴他我要在媽媽這里吃飯不回來了。傍晚吃了飯我便往家趕,天已經黑了下來,進了小區走在滿是樹木的小道上,我看見了一個小小的影子,從花壇拐角處走去另一棟相對的樓房,我看見她的背影,很像珊珊。我輕輕喊了一句:“珊珊?”她似乎沒聽見,繼續往前走,我跟了上去。她走進一棟樓里,上了樓梯,看她的樣子對這里很熟悉,我悄悄走在后面,想看看她要做什么,上了三樓,她推開一家房門進去了。我站在樓梯拐角等了一會兒,沒有動靜,珊珊不會有事吧?我走上去貼著門聽了聽然后輕輕敲了門:“珊珊?珊珊?”沒人回答。想了想,我下樓決定回去問路詳。

  我們家也在三樓,我發現珊珊進的樓房和我們正對著,里面亮著燈,應該是有人的,要不然,珊珊怎么會推門進去,看樣子里面的人早就開門等著了。

  回了家我喊路詳,他正在書房寫材料,我說:“路詳,看見珊珊了嗎?”路詳抬起頭說:“剛才不是還在客廳里玩嗎?不在?”我搖搖頭:“她那么小會跑去哪?知道她會去哪嗎?”我試探他。他站起來往客廳走我跟了出去,我說:“珊珊會開門出去嗎?快去找找!”路詳很著急地開了門,然后我們看見珊珊正扶著墻走上來。“珊珊你去哪了?怎么能一個人出去?”路詳很生氣地快步走下去把她抱起,珊珊對我笑,然后說:“媽媽叫我過去玩呢!”路詳的臉色變了:“你胡說什么?看你亂說話!”路詳伸了手打在珊珊身上,這回我沒有說什么,轉身回了房間。

  第二天我請了假在家里,等路詳去上班了我進了他書房,原來我從不過問他的事情,也不喜歡偷看他的私人物件,可是珊珊一次次提起她的媽媽,我要查個清楚。

  在抽屜里翻了好半天,然后在一個信封里,我看見了一張照片,一個女人的照片,很清純的笑著,這是珊珊的媽媽嗎?回了房,我再也坐不住了,我從窗戶里看了看對面的樓,到底,誰住在那?一會兒,我給李蕾打了電話叫她有空過來一下,然后我下樓走向對面。

  上了三樓,我鼓起勇氣大力敲門,敲了好半天,還是沒人,我轉身,樓梯口站了一個人,她看著我,幾乎是用仇視的目光盯著我,我看清了她的臉,是照片上的那個女人。她一步一步踏上樓梯,然后站在我面前,“你知道了?”她說。我問:“你是誰?”她呵呵大笑起來,笑得讓人害怕:“我是珊珊的媽媽,路詳愛的女人。”聽了這話我無力地靠著門,路詳愛的人?那么,我呢?路詳隱瞞了我多少事情?頭腦里一片混亂,她很激動,幾乎用盡全部力氣大聲說:“是你破壞了我們,不!是他媽媽破壞了我們!我恨你們!”她靠近我,目光兇狠,然后一瞬間她伸出手一推,我順著樓梯滾了下去,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路詳,珊珊,媽媽,婆婆,李蕾都站在我身邊,我看見媽媽,眼淚就掉了下來,珊珊只高興地說:“阿姨睡醒了!”路詳彎下腰用手擦我的眼淚:“安曉,沒事了。”我別過頭去,不想看見他,李蕾看見我的樣子把所有人叫了出去只留下路詳,他應該對我解釋清楚。

  原來7年前路詳在外地讀書,認識了那個女孩子,兩人迅速墜入愛河,很快地女孩懷孕了并且生下了珊珊,學校知道這件事情后做了處理,路詳家人也知道了,馬上給路詳轉了學校不允許他們來往,孩子也在2歲的時候交給路詳撫養,就在我們快結婚的時候女孩找了過來,并且知道路詳不想重頭開始后便有了仇恨,是她偷偷配了我們的鑰匙,所以一切真相大白了。

  我原諒了路詳的欺騙,因為他現在愛的是我,因為我們的孩子還在長大,生活又回到了從前,有時候我們會帶著珊珊去探望她的媽媽,我想告訴她,愛能寬容一切。

    發布時間:05-10 點擊次數:
熱點傳奇故事
回頂部思思心情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6022693號-2
5分彩的规则 江苏快三开奖计划 3分飞艇计划精准 北京赛车PK10走势计划 腾讯分分彩计划网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