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彩的规则欢迎您的到來!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小故事,大道理思思心情網
網站首頁哲理故事愛情故事名人故事少兒故事寓言故事幽默故事職場故事勵志故事校園故事人生故事親情故事友情故事鬼故事民間故事現代故事傳奇故事歷史故事創業故事故事會

流鶯之痛

  已經凌晨兩點了,柳絮的眼睛盯著電腦屏幕,已經開始隱隱作痛。今晚又沒有攬到生意。她伸手拿過杯子,喝干最后一口白開水。

  此時,QQ上都還有不少想加她為好友的人,可她根本不想再和這些饑渴的男人閑扯,他們中大多數人根本就沒打算叫上門服務,純粹是為了打發時間才和她聊天,有些甚至要她先來一段視頻看看。一群白癡男人!柳絮冒火地關上了電腦。今晚給自己放個假吧。她決定。

  站起身來,環顧四周,柳絮的目光不經意間落到一本英語專業八級考試的參考書上,渾身一震,有些發愣。真不敢相信,自己從學校出來已經兩年了,其他的同學都快畢業了,她卻獨自呆在這破舊晦暗的小租屋內,靠在網上勾引男人做點皮肉生意勉強度日。

  為什么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柳絮偶爾也會一念及此,但她沒敢深想。說起來,當初她還是鳳凰樹那座小山村里唯一一個走出來的女娃,而且還考上了大學,這對當地人人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奇跡。

  她還記得,自己離開家鄉從縣城出發那天,全村人走了一天多的山路,一起將她送上縣城的班車,場面濃重得讓她熱淚盈眶。

  村長還拉著她的手叮囑說:“絮兒,你可得鼓勁念書!家里的事情你就甭操心了,我們全村人都會幫你看著。你只管鼓勁念書!”

  柳絮含淚點頭,淚光朦朧中,她看到了自己家那低矮的草房,勞累的母親,以及臥病在床的父親。不知道有多少次,她也曾自己主動放棄過讀書,在家幫母親分擔家務,但她的老師,那在縣城教書的高老師,卻總是親自翻山越嶺地走了來,再三勸說母親和她,硬是將她勸回了學校。

  而她,也果然不負厚望,成了山里的金鳳凰。

  滿載著全村人的期望,她來到了C市的K大。

  進入大學后,柳絮才發現,山窩里的鳳凰在這里連只脫毛雞都算不上。大學里,成績優秀、才能出眾的同學比比皆是,自己的高考成績不過剛剛到分數線。而且,她很快又發現,在大學里,老師和同學都不再像高中那樣單單追求高分。

  這是培養學生能力的多元化大學府,僅僅期末考試成績分數高一點,并不能讓她受到更多的矚目。對于別的同學而言,她不過是一個從山里出來的學習機器而已,那一身寒酸的穿著和土包子的舉止讓她在女生寢室里像個異類般可笑。

  這對心高氣傲的柳絮來說,無疑是巨大的打擊,有很長一段時間,她都無法適應現在這種狀況。最讓她感到難過的是,念大學需要的費用,早已超出了自己的預想,雖然第一學年的學費是村里人和高老師一起湊錢墊付的,但進入大二以后,她卻不可能再向大家伸手要了,只能自己想辦法。

  盡管學校里有助學貸款、助學獎學金、勤工儉學等多種資助設施,但都需要學生自己主動申請,經過層層審批才能獲得資助。柳絮那莫名其妙的自尊使得她只肯接受助學獎學金,但這項獎學金對學生能力的要求又很高,她根本無法達標。

  所以,在大二的第一學期,她就因為欠費而被輔導員找去問話了。

  “你家里是不是有困難?如果是的話,這里有好幾種助學金,你自己看看,去申請一下,或許對你有所幫助!陛o導員一邊頭也不抬地說道,一邊將一疊文件推了過來,又忙著處理手上的其他事情。剛開學,他實在是太忙,所以無暇顧及柳絮的感受。

  “不,沒有。我自己會想到辦法的!绷跻е约旱淖齑。

  “那好吧,你盡快!陛o導員說道。

  柳絮又站了一會兒,不斷地有其他同學過來找老師,大概是沒她什么事了,不被人重視的感覺的讓柳絮憤怒地想道:不就是因為我沒錢嗎?總有一天,我會有很多很多錢,到時候把你們都踩在腳下!

  回到空無一人的寢室,柳絮開始伏在桌上痛哭流涕。

  就在這時候,寢室開門聲響起,柳絮趕忙收了眼淚,躺在床上,翻身向里睡下。她和這些室友沒一個合得來,被她們看到自己在哭就難看了。

  在她看來,她們都是些嬌生慣養的大小姐,都很看不起她這種窮人。而室友們也都覺得柳絮這人孤僻生傲,不好打交道,所以不是有要緊事,誰也不來主動和她說話。

  但是今天,柳絮的心里特別難受,她真不知道自己該怎么才能湊齊那么多錢去交學費,想著,她又忍不住小聲抽泣起來。

  “柳絮,你怎么了?”問話的人是林琳,一個矮胖女孩,她平時很喜歡寫東西,據說還在一些刊物上發表過文章,也算是才女吧,但柳絮卻不太喜歡她?墒墙裉,林琳的聲音聽來卻令人十分感動。

  柳絮忍不住把自己肚里的苦水一骨碌都倒給林琳了。

  “這也沒什么的。柳絮,待會兒我給她們說說,讓我們寢室一人湊點兒,看能幫你湊到多少!绷至瞻参康。

  “你說什么?我想你完全誤會了!我可不是要向你借錢!我會靠自己的能力想到辦法的!大不了,我明天起就去打工賺錢!你太看不起人了!”柳絮憤憤道。

  “對不起,我不是,我沒有那個意思,我……”林琳急了。

  柳絮翻過身,不再理她。

  第二天,柳絮真的一大早就起來,課也沒上,就出去找工作了。

  可是,她發現,想要找到一份在幾天內就能賺到足夠學費的工作,以她現在的學歷和能力來說,根本不可能。

  就在她打算放棄時,人才市場上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人注意到了她,主動過來和她打了招呼。

  了解到柳絮的想法后,中年男人沒像別的招聘人員那樣加以白眼,反而給了她一張名片,說有一份適合的工作介紹給她做,讓她明天換一身漂亮點兒的衣服再去找他。

  老實說,從中年男人看她的眼神里,柳絮已經朦朧感覺到了他對她的好感,而她對這個斯文儒雅,有著成熟氣質的中年男人也并不反感。經過太多的打擊后,她突然覺得自己需要這樣一個能夠對她有所幫助,而又不會讓她感到不舒服的人。

  和中年男人的認識以后,柳絮發現,自己幫他做的工作,其實就是翻譯一些很簡單的文件,其余大部分時間都是陪他出入各種娛樂社交場所,儼如對方的貼身秘書。

  盡管心里感到有所不對,但是當她拿到第一筆工資,繳齊了學費還有所結余給家里寄去后,一種滿足感油然而生。所以,她也漸漸適應了這一份兼職工作。

  漸漸的,她甚至將這份兼職當作了自己的本職工作,常常曠課去幫中年男人做事。

  而在那些高檔的娛樂場所見識到別人一擲千金的豪氣后,柳絮的眼界也漸漸變得開闊起來,她忽然間發現,這個世界其實就是笑貧不笑娼的世界。

  一次酒醉后,她也終于半推半就地與中年男人發生了關系,成了對方名副其實的小蜜。

  可是,半年后,她才發覺,自己的身體狀況每日愈下,去醫院檢查時,醫生告知她患了某種性病,需要馬上進行治療。

  不用說,肯定是她的老板傳染的。柳絮氣沖沖地質問中年男人是不是在別的女人那里得了病,卻被對方更加怒氣沖沖地一腳掃地出門。

  柳絮的經濟來源就這樣斷了,可是她治病卻還需要一大筆錢,求告無門的柳絮決定向同學借錢。

  這一回,她主動找到了林琳借錢,林琳倒是一口答應,同時發動室友們籌錢。但另一個室友吳桐卻滿懷疑慮,背著柳絮開始調查,從柳絮的抽屜底部翻出了她的病歷報告……

  不久,柳絮就被學校勒令退學了。

  她不敢回家,只得用剩余的一點錢在C市的北區租了間小屋子,正式開始了她的網上流鶯生活。

  剛開始聊天時,還有些遮遮掩掩,到后來,她卻懶得再作任何迂回與修飾,總是直接與人談花樣與收費價格。

  到現在,已經兩年過去了,她連病也懶得再治了,只是瘋狂地賺錢,為了能夠提高價碼,她還總是帶上早已作廢的學生證,在出去干活時給對方看。兩年來,她也確實賺了不少錢,但她總是只留下一點點生存所需的錢,而將其余的錢全部寄回給家里,聲稱是自己勤工儉學掙來的。

  在鳳凰樹的村民眼里,她的形象依然定格在飛出山窩里的金鳳凰上。

  有誰能想到,她卻是游走在C市的邊緣人群之中,操著可悲的職業呢?

  當初本是為了過上更好的生活,她才拼命讀書,考上大學,可后來,為了繼續念大學,她卻漸漸迷失墮落,過起了更悲慘的生活。

  回頭想想,或許一輩子留在鳳凰樹,也比現在這樣茍延殘喘的好。

  在這里她沒有任何親人與朋友,每次出去干活時都有一種隱藏的恐懼,大概她突然死在外邊,也不會有人注意和留心,最多只有房東太太會發現她不再歸家,然后扣押她的東西,將房子轉租出去而已。

  死,對她來說,或許才是一種真正的解脫。柳絮解嘲地笑笑,可是,她從沒想過自殺。她患的病遲早也會要她的命,在死之前能夠多賺一些錢寄回家里,多騙一些男人害他們也得病,她就會感到無比的快意。

  想到這里,柳絮走過去,拿起那本英語考試參考書,“啪”地一聲丟進了垃圾桶,再次打開了電腦。時日無多,她不允許自己放假。

  凌晨五點左右的時候,她終于和一名叫“溫柔一刀”的網友確定了一單生意,對方稱他住在西區三環路的某樓盤里,只要她帶上學生證,就愿意加兩百塊錢。

  趕到對方所說的樓盤時,已經是早上六點了。

  這座樓盤其實就在三環路邊,但是嚴格來說屬于三環路以外,柳絮只承諾三環內上門免路費,但三環路外嘛,還得另外加價。

  走進小區大門的時候,一個娃娃臉的年輕保安還特別多看了她幾眼,道:“早!來看房子?”

  柳絮有些驚訝,但還是點點頭,微笑了一下。心道,如果他知道我只是過來賣的,還會不會這么客氣地跟我打招呼?

  對方住在二十三樓。

  柳絮確定了地址后,摁響了門鈴。

  門開了,那是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人,樣子很斯文。

  柳絮突然一陣惡心,但還是默默地從口袋里掏出了有些陳舊的學生證,遞給對方看。

  那男人看樣子有點緊張,確定了她的身份后,男人立刻一把將她拉進屋里,什么話也不說,就將她按倒在了地上。

  柳絮努力轉動腦袋,她發現這里還是一間正在裝修中的一室戶,男人的衣服上粘著一些涂料,大概是親自動手動手裝修的吧?礃幼右膊辉趺从绣X……

  完事后,柳絮要求對方把她來這里的路費也加上。

  男人不干,道:“不是說好了三環以內不給路費的嗎?”

  “那是三環內?赡氵@里是三環內嗎?明明在三環路外了!

  “這不就在三環路邊嗎?和三環內有什么區別?”

  “區別大了去了!你到底給不給?”

  “不給!”

  “不給算了!算我倒霉,一大早就接了個摳門的窮鬼!

  “你說誰是窮鬼呢?你看看老子買這房子在哪兒沒?如果不是我叫你來,你這種野雞能進得了這高尚社區?”

  “是!您老房子買三環路外當三環,還自己包裝修,連野雞的錢也要克扣幾個,真是高尚社區的高尚人士!”

  “你他媽的你說什么呢你?臭**!”

  “說你,你這爛窮鬼!”

  男人一腳踢倒柳絮,想要將她推出去。

  柳絮好像突然又回到了那一天,自己被中年男人一腳掃地出門的情形,頓時失控地大叫起來:“你這個騙子!混蛋!你……”

  男人急忙卡住了柳絮的脖子。

  柳絮拼命掙扎,但意識卻漸漸模糊,只覺得勒在脖子上的手越來越緊了……

  當柳絮再次睜開眼睛時,只見男人正蹲在地上,用心地涂抹著客廳的墻壁。

  “喂!我的錢呢?”柳絮道。

  男人神經質地回頭,卻像是沒有看到她一般,再次抹起墻壁來。

  柳絮這才注意到,那道墻壁里,嵌著幾顆血淋淋的牙齒和幾縷頭發,男人正打算將它們全部抹上。

  柳絮發出刺耳的尖叫,卻絲毫沒有影響到男人正在進行的工作。

  她發瘋般地沖過去,想要推倒那個男人,卻一下子從客廳的墻壁穿了過去,跌進了廚房。

  廚房的砧板上,放著幾塊鮮血淋漓的肉,其中還有一根沒有剁碎的手指,手指指甲上,還印著美麗的百合花花紋。

  柳絮頓時捂住自己的嘴,那是她自己的指甲。

  她已經死了?

  柳絮又看看廚房地上的那桶鮮肉,頭一陣陣眩暈。

  她已經死了,還被男人碎了尸。

  那么,現在的自己,只是一個鬼了。

  柳絮眼睜睜地看著男人將墻壁抹上,又眼睜睜地看著對方將剩下的尸體切碎,自己大腿和胸部的碎肉被男人裝進了桶里,其余部位則被分別裝進了幾條垃圾口袋。

  然后,男人出了門,將垃圾口袋扔進郊區的垃圾場后,才又返回來,帶著那桶鮮肉去了他的母親家。

  聽著母子倆的對話,柳絮突然明白,那家伙是將自己的碎肉給了他母親做肉臊子,打算用來包人肉粽子了。

  “不行!絕不能這么做!我的肉有毒!有毒!”柳絮想起自己沒有治愈的性病,立刻大聲警告老太太,害那些好色的臭男人是一回事,她絕不愿意連累無辜。但是老太太充耳不聞,顯然,她聽不到自己的呼聲。

  老太太還來過兒子的房里一次,還用手撫摸過墻壁上的裂縫,柳絮再次發出警告。大概是受到她精神力量的影響,裂縫中的頭發開始了生長,并且成功纏繞住了老太太的手指,但很快,老太太的念佛聲就逼退了她。

  后來,男人把房子賣給了一對年輕的情侶。

  柳絮發覺那女的竟然是自己大學時的室友吳桐。

  看著吳桐和男友的幸福生活,柳絮感到自己的心突然變得好痛好痛,想到遠在鳳凰樹的父母、村民和高老師,想到那些誤食自己尸肉而中毒的無辜之人,柳絮更是痛苦得無法自拔。

  自己一個人的墮落與痛苦就已經夠悲慘了,現在卻又帶給更多人不幸,柳絮夜夜在房里發出悲鳴。

  三個月后,柳絮的殘尸(其實也就是一些頭發、牙齒和碎骨了)被人從房間的墻壁里起了出來,案件很快破獲了,但是卻沒人知道柳絮的肉不僅是尸肉,還是毒肉了。

  因為,對別人來說,死的不過是一只城市的流鶯罷了,誰還會費盡心思再去調查她兩年前的不幸經歷?

  而那,正是柳絮現在最大的痛苦!

    發布時間:07-30 點擊次數:
熱點鬼故事
回頂部思思心情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6022693號-2
5分彩的规则 江苏快三开奖计划 3分飞艇计划精准 北京赛车PK10走势计划 腾讯分分彩计划网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