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彩的规则欢迎您的到來!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小故事,大道理思思心情網
網站首頁哲理故事愛情故事名人故事少兒故事寓言故事幽默故事職場故事勵志故事校園故事人生故事親情故事友情故事鬼故事民間故事現代故事傳奇故事歷史故事創業故事故事會

死亡重金屬

  嘈雜、尖銳、高亢、激奏……曾幾何時,重金屬一詞自搖滾而生,挾帶各種元素,衍生出許許多多的分支──死亡、龐克、亦或是歌德,每一種都譜出不同的偏激樂章、吶喊出人們心底最為深沉的欲望。在這昏沉墮落的年代,重金屬儼然成為一種信仰。

  ──其信徒們,更是為此瘋狂不已。

  狂響日──以死亡重金屬為其特色的樂團,兩年前猛然竄紅而起,恍如風暴一般席卷重金屬界。三個月內,狂響日便擊倒同時期出道的其他樂團,半年內更擠身當紅樂團之一。

  而就在一年之中,狂響日已獨霸鰲頭,無人能與之匹敵。

  其中最為功不可沒的成員,自然就是主唱DT了。

  流著一頭如瀑的銀白發絲,整張臉的妝有如惡鬼一樣凄厲駭人,再搭上渾身滿是銀飾的皮衣與枷鎖,DT的裝扮變是如此沖擊、印象深刻。當然,一個好的主唱之所以吸引人不可能光憑外表。

  嗓音,是D.T.的武器。低吼時,渾厚的音質猶如一把巨斧;尖叫時,凄厲的音色就像一把帶刺的尖刃;其聲音的穿透力更像一口大炮,轟炸每個人脆弱的靈魂。他的武器,無人能出其右。

  ──還有,DT與其成員在舞臺上自殘的習慣,亦是吸引人的原因之一。

  兩年來,狂響日大大小小一共五百多場的公開表演上,DT每一場都必定會血祭自己,令死神降臨舞臺。割腕、啃咬身體、鈍擊腦部、甚至是引火自焚,這些都是DT的拿​​手絕活。每次自殘完畢,DT就像沒事一般,展開接下來一連串的演唱。

  即便滿臉鮮血,他也照樣繼續。

  雖然其他成員也行,但都沒有DT那樣精彩。

  而最令我記憶猶新的一場,是在第五百場的大型演唱會里,DT一開場就把自己沉入一座巨大水缸中長達十分鐘之久,等工作人員將之拉起時,自然已無任何生命跡象。

  正當大家都認為DT這次終于活不成時,沒想到他忽然從地上跳起。猛咳幾聲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舉起麥克風,發出低沉無比的怒吼,帶領全場進入專屬于他的死亡之旅。

  那場表演,觀眾的入場數完全刷新了重金屬界所有樂團的記錄。

  有關DT是不死之身的謠言也同時不脛而走,甚至有人傳言他將是帶來末日的死亡使者。但不管是何種消息,對我來說,DT就是DT。

  即便他是惡魔,我也愿意出賣靈魂,只為聽他一小段的咆嘯。

  ──只不過,我從沒想到,他最終的嘶吼會來得如此快速……

  「──在第六百六十六場,我將要讓各位看見末日!」

  第五百九十九場表演時,狂響日準備從第六百場開始,展開全世界的巡回演唱。在各大城市中,蓋下專屬的死亡烙印。

  最讓人在意的,理所當然是他的末日宣言。

  正因為如此,為數龐大的歌迷──包括我,開始追隨自己的信仰,也就是DT。而且,隨著一個個地點間的移動,死命追隨DT的樂迷也以倍數不斷增加。還不到六百二十場,DT再度刷新了自己的記錄,且往后一次次的演出更是場場破表,締造出重金屬史上難以撼動的聽眾佳績。

  轉眼間,約定好的第六百六十六場近在眼前。

  會以這個數字來做代表我并不感到意外,「666」在圣經中是「獸的數字」,也代表七大罪中的憤怒──「撒旦」。

  看這宣告末日的一場表演,人山人海、歡聲沸騰。有人赤身裸體、更有人仿效起DT當場割腕,只為展現自己的忠誠。就連我也難以壓抑心中的激情,開始高聲尖叫、欲罷不能,只希望狂響日立刻現身。

  白亮的燈光開始不規律的閃爍,就像在宣告什么一樣,冷藍的煙霧頓時彌漫全場──待煙消云散之后,狂響日的成員便一一現身。

  萬頭蠕動、眾人尖叫,人們難掩自己的興奮,紛紛喊出忍受已久的信仰與熱情。眼見如此,DT也高舉麥克風,立即以可怕的低吼回應歌迷們的崇拜。

  「噢──各位,準備好面對自己的恐懼、接受末日的降臨嗎──!」

  現場當然沒有人拒絕。

  對于DT的邀請,一直沒有人愿意拒絕。

  眼見大家如此推崇,DT滿意的點了點頭。

  「很好──那么,一起高舉雙手,開始倒數吧!三──!」

  所有人高舉雙手歡呼、齊聲喊叫。

  「二──!」

  有人開始脫下上衣,即使是女性朋友也坦露出乳房,上面以紅漆噴上「DT上我!」的字樣。

  「一──!」

  更為巨大的吼叫,幾乎把整座巨蛋的天花板給掀了開來。我也一樣難以控制情緒,甚至還嚎啕大哭了起來。

  「末日──降臨──!」DT高吼出聲。然后,狂響日的所有成員都拿出一把左輪手槍。

  ──轟然一聲,頓時血染舞臺。

  忘情的觀眾們一看到這幕,全都傻了眼,啞著嗓子說不出半句話。

  原因無他──臺上所有狂響日的成員轟掉了自己半顆腦袋,無一例外。

  看見他們慘死舞臺的模樣,現場頓時全部失控。有人哭泣、有人尖叫,更多的人想往各個安全門擠去,想在第一時間逃離現場。不過,有些較為狂熱的歌迷沖上舞臺,爭相搶奪團員們左手緊握的手槍,不管是想跟著魂歸西天、還是想暗自收藏,F在無論舞臺下還舞臺上,全都陷入可怕無比的混亂。

  但是,在人群中的我,并沒有移動半步。

  望著臺上的DT,淚水不自覺涌流更多。一個傳奇就在我面前消失無蹤,我連捉住他的機會都沒有,DT便在我面前斷了魂。這種感覺,就像原本血脈噴張的內心,忽然化為一團飛灰,空洞不已。

  現場也有不少人跟我一樣。他們高喊DT的名字,邊哭邊喊,就算很可能會被人群推倒在地,他們還是繼續高喊下去。因為,這就是一名狂信者該有的信仰。

  不知道是不是我們的信仰傳了過去,舞臺上的混亂場面瞬間安靜了下來。

  慢慢地,這份寂靜就像傳染病一樣,一波波傳了出去。所有人都瞪大雙眼、緊閉雙唇,直到整座體育館再度恢復寧靜為止。

  ──然后,熟悉的嘶吼當場炸裂開來。

  慷慨激昂的情緒、漆黑無比的歌詞、還有時而貫穿人心的咆嘯。這個聲音,天下無雙,僅有一人能完整再現。

  接著,更多東西傾瀉而出。如雷群般俐落無比的敲擊、如暴風般瞬間掃略的撥弦、如流水般華麗不已的彈奏。那每一種聲音,都是無可取代的存在。

  ──當激奏搭配激唱,這,就是狂響日。

  舞臺上的人們紛紛逃了下來,他們神情恐慌,仿佛瞧見了自己內心的惡夢。待閑雜人等肅清之后,其他人也才看清原來是怎么一回事。對此,我們面帶敬畏的懼色,沒有人例外。

  原本腦爆而亡的狂響日成員,就像沒事一般演唱了起來

  他們如僵尸一般顫抖身軀,但這不會影響他們彈奏的速度;就算紅艷的液體與粉紅的肉塊滴落在樂器上,更不會影響他們的表現。

  而其中最令人注目的,依然還是DT。

  甩著自己破裂開來的頭蓋骨,DT忘情歡唱,絲毫不在意臺下看著自己的眼神內藏多少恐懼。隨后,他更把手中的頭蓋骨拋丟而出。

  這場可怕的演唱會持續了一小時之多,直到警察強行闖入才宣告停止──在他們闖進來的瞬間,狂響日所有成員一個接一個倒了下來,恢復成原本尸體的身份。

  ──不過,DT的咆嘯卻依然留在此地,這整座浩大的空間內不斷回響。

  關于此次演唱會,沒有人能說個所以然,一切相關的錄影、錄音設備,全都因不明的事故沒拍下半個片段?耥懭粘蓡T的遺體也在第一時間被警方處理妥當。

  可是,當初DT自己拋出去的頭蓋骨,卻是唯一下落不明的部分。

  半年后,我在以拍賣詭異物品聞名的網站上找到DT的頭蓋骨,它已成為拍賣品中的一部份。具持有人表示,這枚頭蓋骨每到晚上黑夜之時,都會發出DT特有的嘶吼喊叫。

  望向圖片中有著一搓銀白發絲的頭蓋骨,上頭黑紅的血跡還被完整保留了下來。再看看下面的討論串,其內容之火熱與喊價又是另一場激烈的戰爭。

  但對我來說,這些都無關緊要。

  ──畢竟,DT當時的咆嘯,我還記得一清二楚,在腦袋中不斷回蕩。

  聽說,那頭蓋骨最后被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買下,出價五千萬美金。

  DT再度創下記錄,重金屬界的遺物當中。

    發布時間:08-04 點擊次數:
熱點鬼故事
回頂部思思心情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6022693號-2
5分彩的规则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