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彩的规则欢迎您的到來!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小故事,大道理思思心情網
網站首頁哲理故事愛情故事名人故事少兒故事寓言故事幽默故事職場故事勵志故事校園故事人生故事親情故事友情故事鬼怪故事民間故事現代故事傳奇故事歷史故事創業故事故事會

絕唱

 1
      深深的窄巷,曲曲折折,常年沒有陽光,幽暗而潮濕。巷的盡頭,突兀著一棟高大而漆黑的古宅,看上去像一座陰森而肅穆的碑陵。
      巷子終年陰慘慘的,都說這兒鬧鬼,已經多年沒有人居住。我癡迷研究城市的歷史,膽子又大,就搬到古宅里居住。
      我在最大的一間房子里住下,這里有一張床、一張畫、一張寫字臺,還有一部很古老的留聲機。特別是那張油畫,上面畫著一個神情哀怨的女子,素白的旗袍,胸前繡著一朵蓮花,長發低低垂著,看上去十分的無助。尤其這個女子的眼睛,大而亮,讓我不敢逼視。我總隱隱地覺得,這雙眼睛里,藏著某種東西。
      留聲機,很古老,象上世紀30年代舊上海的產物,上面睡著一張大大的碟。
      一周后,我總是做一個奇怪的夢,聽到一種特別奇怪的音樂。
      夢里,隱隱約約地看到一個女子,在那首奇怪音樂的伴奏下,起舞、起舞、不停地起舞。
      她,在那首音樂的感召下,踮起腳尖,旋轉、旋轉、再旋轉,從慢到快,然后到極快;奇怪的音樂,從舒緩到急促、到高昂、到萬馬奔騰,再到戛然而止,隨即一片死亡的寧靜……
      這個場景,總反復的出現在我的夢里。
      我常常一身冷汗后驚醒,四周卻空空寂寂。
      有一天,我突然留意到那部古老的留聲機,上面竟然沒有灰塵。我從來沒有打掃過,它一直靜靜地呆在這里,可上面卻沒有灰塵!這是怎么回事?
      搬起它,插上電源,把搖把轉了轉,里面躺著一張碟,一摁,有音樂淌出。留聲機里,放出的竟然就是我每晚夢里會出現的奇怪音樂,節奏和旋律,與夢里一模一樣!
      我恐怖不已,猛地沖過去,一把拔掉了留聲機的插座。房間,一下子回到了寂靜,寂靜得可怕!
 
    2
      找,我一定要找出真相。
      很長一段時間,我總是日出晚歸,泡在所有的圖書館里,尋找這首曲子的源頭。它到底出自誰之手呢?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接到某一個藝術院校的神秘電話,讓我次日去見這個學校的老校長。電話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她告訴我,如果想知道這首曲子的來歷,就必須去找老校長,說完就匆匆地掛掉。
      翌日,我去了這所學校。天擦黑,偌大的校園竟然看不到一個人影。
      老校長早已退休,一個人居住著。他的住房,在這個校園的最后面,同樣要穿過一條長長的弄巷。
    這也是一棟老房?偹阕叩阶罾镩g,我深吸一口氣推門進去,腐朽的門扇發出“咯咯”的顫音。門里,沒有人,桌上亮著一盞昏黃的燈。我輕喊了兩聲,沒人答應。
      我癡癡地望著這個房間,突然感到一種如芒在背的陰冷!猛的回頭,我看見了一張臉,一張衰老的臉離我不到半厘米,他竟然一直站在我的身后。
      我嚇了一跳,連退了幾步,仔細地打量眼前這個老人,他的臉蒼老得如同皺皺的核桃擠在一起。我定了定神,謙恭地向他鞠躬,禮貌地問道:“您,是校長嗎?”
      他沒有回答,只是用眼光打量著我,目光冷得象刀!良久,他問我:“你是從何知道《絕唱》的?”
      他竟然知道我為什么而來,我這才曉得,那首纏繞我不安的音樂叫《絕唱》。我沒動聲色,淡淡地說:“一個偶然的機會。”
      黑暗中,我感覺校長的身子一動,我的脖子就被人死死地扼住。一種鬼魂般蒼老的聲音呼喊道:“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他的力氣好大,我拼命地掙扎,用盡了全部的力氣將他推開,奪門而出!
      剛出樓梯口,一聲輕響,不知是誰從樓上扔下一個檔案袋。我本能地抬頭,樓上沒有人影。
      我快速把那包檔案袋揣在了懷里,飛快地逃跑……
      
    3
      回到古宅,點上燈,我掏出檔案袋看——
      “尉遲煜”,一個陌生男人的名字,躍入我的視線。燈下,一點點地看完,我才知道,這個叫“尉遲煜”的男人,就是這首《絕唱》的作者。他,N年前畢業于這所著名的藝術院校,是這所院校里最有天賦的高才生。在畢業匯演的那天,他彈奏了這首由他親自譜曲的《絕唱》,藝驚四座!
      可不久,他就在人間消失了。
      檔案最后一頁,有一張泛黃的紙,上面記載著對于尉遲煜的處分。原來,他在學校有一個女朋友,叫“方雨”。因二人談戀愛,方雨懷孕后被迫退學,尉遲煜記大過處分。
      方雨是誰?這個名字好熟悉。驀然間,我想到了:方雨,這個城市里最著名的舞蹈家,她的舞蹈在全省乃至全國都很有影響。
      第二天,我很容易見到了她。
      她,是一個很俏麗的中年女子,身材和容貌都保養得很好。我開門見山地說:“方女士,我想您應該認識尉遲煜先生吧?”
      “對不起,不認識。”她直接封了我的嘴,優雅地喝著咖啡。
      “呵呵,那你聽一首曲子吧。”我哼起了《絕唱》。
      方雨手不穩,咖啡撒了一身。她起身擦拭時裝上的咖啡,以掩飾內心的驚慌。
      我知道,方雨身上有我需要的答案。我突然不急起來,微笑著寫下了我的住址,淡淡地說:“恭候您的光臨。”
 
    4
      接下來的幾天,總是潑瓢大雨。
      我呆在古宅里,忽然聽到了腳步聲。方雨果然來到我這里,她沒有化妝,臉色慘白慘白。
      她輕輕地走了進來,簡單地掃視了一下房間,當看到墻上那面油畫時,發出一聲驚叫:“你到底是誰?怎么會有這樣一副油畫?”。
      我被嚇得退了一步,答道:“這個應該問您,方女士!”
      她沉思了一下,說想聽《絕唱》。我把留聲機打開,《絕唱》響起……
      旋轉,旋轉,不停地旋轉,方雨在房間里跳起了舞蹈,如同我的夢境再現!
      這是怎么回事?我正百思不得其解間,卻在旋律之外又聽到了另外一個人的呼吸聲。我一轉身,看到了另一個可怕的場景:房間里,不知道什么時候多出了一個女子!她穿著一件素百的旗袍,胸前繡著一朵大大的蓮花,和墻上油畫里的女子一模一樣的裝扮!
      方雨對于這個奇怪女子的出現,居然沒有顯出驚訝!她,對著那個奇怪的女子說了一句更加奇怪的話:“方雨,你還好嗎?”
      這個穿著旗袍的女子“哼”了一聲,冷冷地答道:“賴娥,你終于記起我來了?”原來這個假方雨真名叫“賴娥”。
      賴娥說:“方雨,我一直沒有忘記過你和尉遲。我知道自己對不起你們!”
      方雨的聲音好怪,象哭一樣嘶啞地仰天笑:“哈哈,賴娥,到了這般田地說這些還有什么用?試想我當年好傻,竟然把你當成我最好的朋友,把我懷孕的秘密告訴了你。結果,你卻踩著我的肩膀爬了上去,害得我和尉遲落到了今天的地步,過著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賴娥沒有辯解,答道:“是的,是我把你懷孕的秘密告訴給校長,因為我真的很嫉妒你。我比你長得漂亮,為什么尉遲就只喜歡你?誰又叫你的成績比我好?我把肉體給了老校長這個色狼,只有排擠走你,我才能用你的名字得到出國深造的機會!”
      “可你們也太毒了,為什么要打斷尉遲的腿骨,并剪掉他的舌頭?”方雨厲聲喊道。
      “?沒有呀,后面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賴娥張著大大的嘴巴。
      “好,那我來告訴你吧……”方雨說。
      賴娥假冒方雨的名字獲得了出國的機會,而這些又被尉遲煜洞察。他多次找校長交涉,可惜哭訴無門,于是懷著悲憤無比的心情,譜寫了那曲驚世駭俗的《絕唱》,并在畢業匯演上故意演奏了出來。老校長,從音樂里讀到了尉遲煜的內心,知道留他是后患無窮,于是派人在一個黃昏的夜晚打斷了尉遲煜的雙腿……
      而這些,都被躲在暗處的方雨看到了。她救下了尉遲煜,并帶他來到這個古宅。
 
    5
      窗外的風雨更大了!賴娥哭泣,良久,她抬頭問方雨:“尉遲,他還好嗎?”
      方雨冷冷地說:“他,死了,是在悲憤交加中死去的!生前,他為我灌了這張《絕唱》和畫了那副油畫。這就是他最后的作品,也是留給我最后的回憶!”
      我再問:“也就是說,你一直都在這個房間里,你也一直都知道我的存在,可是我為什么總沒看見你?”
      她答:“你看到那張床了嗎?我就生活在這張床下。下面就是一個地下室,里面有我儲存的食物和水。當年,我和尉遲就是躲在這里。這么多年,我每天都必須聽到《絕唱》,這已經成為我生活的全部?赡銇砹,我不能讓你看見我,于是,我總在這個房間里燃一種迷香,讓你很快的睡去。然后,我就從你的床下披頭散發地爬出來,反復地聆聽《絕唱》,并不知疲倦地舞蹈……”
      原來如此,難怪我總是在夢里聽到這個音樂,總是感覺有女子在我旁邊跳舞,原來這些都不是夢,而是真實的。也難怪那部留聲機總是一塵不染,原來是方雨每晚在擦。
      我再問:“那個神秘的電話和那個檔案袋,也是你給我的嗎?”
      她“嗯”了一聲。
      我又問:“你把尉遲煜先生葬在何地了?我想去看看他。”
      方雨淚流滿面地答:“他,是我一生中最愛的男人。他死了,也不應該躺著,而是永遠的和我站在一起。你回頭看,他正看著你呢!”
      我猛回頭,后面沒有人,只看見了墻上掛著的那副油畫。我茫然回頭望著她,她幽幽地說:“他,就在那副油畫的后面。我把他站立著砌在了那面墻里,讓他天天看我舞蹈!”
      一切真相大白。賴娥呆呆地盯住油畫,突然狂叫一聲,披毛散發地飛奔而出。她瘋了。
      我說:“賴娥受到了應有的下場,可惜那個老校長還活著……”
      “沒有,他也得到了應有的懲罰。那天,你從學校走了,我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像鬼一樣喊他的名字,喊尉遲的名字,他活活地被我嚇死了!”方雨答。

    發布時間:05-07 點擊次數:
熱點鬼怪故事
回頂部思思心情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6022693號-2
5分彩的规则 江苏快三开奖计划 3分飞艇计划精准 北京赛车PK10走势计划 腾讯分分彩计划网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