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彩的规则欢迎您的到來!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小故事,大道理思思心情網
網站首頁哲理故事愛情故事名人故事少兒故事寓言故事幽默故事職場故事勵志故事校園故事人生故事親情故事友情故事鬼怪故事民間故事現代故事傳奇故事歷史故事創業故事故事會

我在看著你

“前幾天就是你站在窗子外面的吧。”李彥忽道。

  老六笑著:“是,但真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嚇嚇你,鬧著玩的,你可千萬別生氣。”說著還要幫李彥拿水壺,“走走,到我們寢室坐會兒去吧。”

  李彥卻抓住了他的手:“我知道,老王頭的死并沒那么簡單……”

  老六聽到這句話,臉上的笑意忽地凝固在嘴邊。然后只見他木木地把手收了回去,同時微微地探了下肩膀。

  他看向李彥,后者胸有成竹地望著他,像是已經洞悉了一切。老六頓時變了面色,半晌,微微嘆了口氣:“果然……還是被你發現了。”

  夜更深了,隨著時間的推移,整棟寢室樓也變得越來越寂靜。水房周圍空蕩蕩的,從始至終,這里除了李彥和老六,一個人也沒有來過。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李彥故作鎮定地道,他只知道老六在老王頭死的那晚來過水房,卻不知老六真的做了些什么。

  然而老六的眼神已經不再是笑瞇瞇的了,它們惡狠狠地,甚至有些可怕。

  “你找死!”老六低喝一聲,雙手掐了過來。李彥跟他扭在一起,身體一下子失去了平衡直往后退。他奮力掙扎,然而卻完全不是老六的對手,還沒幾下便被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你要干什么?!”李彥怒道,只盼自己的聲音能引起附近寢室的注意。

  然而老六不理,只是手上加重了力度,一副要把李彥置于死地的架勢。李彥被老六掐住了脖子,就在他感覺自己可能會被老六勒死的時候,他使勁用嗓子憋出了一句話。

  “殺人滅口……難道……真的是你把老王頭害死的?”

  而這句話一出,老六的手指頭卻突然稍微放松了一些。

  “原來你沒有發現……”老六隨之自言自語地嘀咕起來,神情有些恍惚。

  “我只是猜的。”

  聽著李彥微弱的回應,老六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悔意,放在李彥脖子上的雙手也漸漸放了下來。

  “我也不想這樣……”老六終于后悔了。他低著頭,額前的頭發擋住了雙眼,似乎在努力維持著最后一點點理智。

   “你要是真的發現我就好了……”

  但是,還沒等李彥站起身來,老六卻再一次露出了猙獰的面孔。他突然使勁地拽住了李彥的衣服,就像發瘋了一般。李彥見狀不妙,便瞬間爆發出自己所有的力氣使勁一掙,他的手肘實實地撞在老六的眼睛上,老六頭一歪便倒了下去。

  可這一倒不要緊,他的頭卻不偏不倚磕在了水泥臺子上,頓時噴了一地鮮血……

  李彥呆住了,老六的頭在不停地晃動著,手腳也來回劃動,卻怎么也爬不起來,身子一抖一抖在地上抽搐,血從腦袋上一股一股地往外冒。

  “快……快救救我……叫救護車……”老六用僅存的力氣說完,便暈了過去。

  第二天,從醫院里傳出了消息,老六被搶救過來了,并且跟警察招了供,事情才總算真相大白。

  這就要從老六跟老王頭的矛盾說起了。老六平時看著嘻嘻哈哈不務正業,但家里和學校有些關系,只要他各方面沒有違紀記大過,那么畢業后便可以分配到一家優秀的公司,可謂是一生無憂了。然而其他方面一切順利,卻偏偏遇上了這個又臭又硬的老王頭,不管老六有什么借口,只要回來晚了,他便拒不開門,老六十分討厭這個老頭兒,自然態度也就不是很好。于是幾次違紀下來,老王頭竟然鬧到學校領導那里,愣是給他上了一個嚴重紀律處分。

  可這一鬧,老六卻因為處分失去了他格外看中的評優資格。從那時起,似乎有種情緒就被壓抑起來,直到它爆發的那一刻。

  老王頭死的那天夜里,正好是李彥與老六打水。那時已經很晚了,老六拿著水壺先進了水房。他把壺放在最里面一排的水池里,正好被一個巨大的水箱擋住。他剛想擰開水龍頭,卻聽見老王頭罵罵咧咧地邊嘮叨邊走了進來。

  “有前面的閥門不用,非得用后面的,那里我都擦干凈了。都沒長眼啊……這么群小兔崽子……”

  老六本就看這老頭兒不順眼,一聽火就上來了,可他剛要張嘴去頂,卻聽有人走了進來,將什么東西重重地放在水池里。

  “我交了水費,愛在哪接就在哪接,你管得著嗎?”

  竟然是李彥,老六聽了暗暗發笑。卻只聽老王頭又罵了起來:“我怎么管不著?我就是專門管你們的!這么晚了不睡覺,打水白天不來偏要晚上來,踩得到處是泥,讓人打掃個沒完沒了……”

  李彥似乎罵了句臟話,老王頭更加生氣,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吵了起來,老六本來想幫著李彥一起,但又怕這老王頭一抽風再給他們記上一過,便就躲在水箱后面聽。

  說了幾句,李彥像是占了上風,老頭也被氣得沒了話說。李彥接滿了水,便拎著水壺揚長而去。

  老六呆了呆,這才發現自己一直在偷聽,竟然沒有接水。他笑了笑,剛擰開水龍頭,卻聽見“撲通”一聲,好像有什么東西重重地落在了地上。他走出來一瞧,原來是老王頭摔了一個大跟頭。

  還沒等老六笑出來,只見老王頭腦袋上直往外冒血,似乎撞到了水池邊緣,摔得十分嚴重。

  “哎呦……快來扶我一把吧……這腰也閃著了……”

  老六聽了,下意識地伸手上前去攙扶?蛇沒等老王頭完全站起身來,便聽他嘴里還在罵罵咧咧地道:“……就說你們把地弄得這么滑這么臟……還是得好好處分你們……不然不知道厲害……”

  老六一怔,某種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怨恨忽然爆發。他松了手,老頭兒沒有站穩。而根據他最后回憶,似乎自己也已經記不清,是不是又推了老王頭一把?傊,當老六兒回過神來,老王頭已經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老王頭的腦袋不偏不倚地磕在臺子的一角,加上之前的傷口,血很快便流開了,還沒一會兒功夫就蔓延了一大片。

  而面對已經失去知覺的老王頭,老六選擇了逃避。他見到老王頭已經快不行了,便拿回水壺悄悄地離開了那里。他坐在寢室里,忽然想到剛才李彥來過水房,自己一下子慌了手腳。剛發生的事情不斷在他腦子里零零碎碎地浮現,使他根本不敢確定李彥是否看見過自己。于是,他便一直偷偷跟蹤李彥,暗中試探觀察他是不是發現了什么。而李彥也確實變得古古怪怪,讓他心中十分害怕。至此,所有的事情都結束了。李彥聽著這一切,感到自己猶如經歷了一場夢境。

  誰在看著他

  事情過去不久,李彥獨自一人在寢室里收拾東西,無意間卻翻出了那封恐嚇信。幾個字將一切塵封的記憶勾起,李彥呆了呆,突然彎起嘴角,露出一個陰澀的笑容來。

  “我在看著你。”他輕輕地道,冷笑一聲,“你真的……看到我了么?”

  其實與老王頭有過節的,并不只老六一個,還有寢室樓里的許多人。這當中,也包括了李彥。他每次與女朋友唱K回來,都過了十二點,老王頭堅決不開門,弄得他下次不想再去,女朋友見他不依著自己,耍起了小脾氣,兩人吵架,感情漸漸有了裂痕。

  當天確實輪到李彥打水,可由于他忘記了,回來得又很晚,結果一整天都是室友打的。就這樣,到了晚上,大家本來都已經躺在了自己床上,卻不知為什么針對起李彥總是不給寢室打水的事情,七嘴八舌地說了起來,李彥一賭氣,便拎著水壺走了出來。

  李彥氣沖沖地來到水房,卻沒有想到這么晚了,那老王頭竟然還在打掃水房。果真是冤家路窄,偏偏李彥還沒邁進水房,就已經能聽到老王頭在里邊嘮叨:“有前面的閥門不用,非得用后面的,那里我都擦干凈了,都沒長眼啊……這么群小兔崽子…”

  一聽這話,李彥的火氣更大了,加上他平時本來就是一個好頂嘴的人,如此一來,為圖個嘴上快活,便正好發泄在這個老頭兒身上了。

  “我交了水費,愛在哪接就在哪接,你管得著嗎?”

  不僅如此,李彥一邊不客氣地喊著,一邊故意將水壺放在了老王頭剛擦過的地方。

  “我怎么管不著?我就是專門管你們的!這么晚了不睡覺,打水白天不來偏要晚上來,踩得到處混,讓人打掃個沒完沒了……”

  李彥本來心情就不好,聽了老王頭這幾句話便更是口無遮攔:“老不死的!”

  兩人吵了起來,老王頭一邊罵一邊還得去擦他用過的水池閥門。李彥接完了水,剛得意地準備離開,這時卻不小心碰倒了歪在一旁的拖布,斜斜地支在水池下方,他本來想伸手扶起來,卻又聽見老王頭罵罵咧咧的聲音。

  一切不過在一念之間,李彥收回了手。倒了最好,絆這臭老頭摔一跤才更好呢!他念頭一起,頓時用手將拖布又挪了挪,靠近了水池些。而老王頭還在罵著,對這一切渾然不覺。

  然后,還沒等李彥上到二樓,就聽到從水房里傳出“撲通”一聲。這個跟頭引得李彥一笑,他心情舒暢地回到寢室,一覺睡到了天亮。不想,老王頭竟摔死了。

  從得知這一消息開始,李彥心里便開始不舒服。雖然他并沒有直接殺了老王頭,但一切卻因他而起,甚至如果沒有他放的那個拖布,老六也不會有機會對老王頭落井下石。

  要是沒有自己的惡作劇,老王頭是不會死的,所以李彥面對水房才會格外恐懼,一直擔驚受怕。而現在,他終于可以松口氣了。因為老六幫他結束了這一切。

  李彥拿著信,幾下就撕毀了,扔到了垃圾桶里。他還未收拾完,便聽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誰?!”

  他開門一看,原來是浩子,身后還跟著兩個警察。

  “我們來確定一下最后的口供。”其中的一個警察說道,“還有,老六最后交代說,他收到了一封恐嚇信。”

  李彥雖然有些不明白,但還是禮貌地點頭示意警察說下去。

  “你們來辨認一下。”警察掏出一個信封,“喏,就是這個,認識這個字是誰的嗎?”

  李彥的血液轟然凝結起來。“他……不是他寫的嗎?!怎么會是他收到的……”

  “其實命案發生不久,他就收到了恐嚇信。”警察嚴肅地道,“也正是因為他以為這封恐嚇信是你不巧看到他在水房才寫給他的,所以才會一直跟蹤你。”

  “什么呀,肯定不是大李寫的。”一旁的浩子忽然開口,“他也收到過一封呢……內容都一模樣的……”

  一張雪白的紙,上面只有五個字,的確一模一樣。一時間,警察與浩子的聲音漸漸淡去,詭異的夢境與身后的黑影又重疊起來,這封信不是老六寫的,那會是誰寫的呢?

  老王頭那雙死不瞑目的眼睛又在他心里猛地眨了一下。

  我在看著你。

  誰在看著他?

  李彥臉色慘白,周圍死一般的寂靜。

    發布時間:05-07 點擊次數:
熱點鬼怪故事
回頂部思思心情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6022693號-2
5分彩的规则 江苏快三开奖计划 3分飞艇计划精准 北京赛车PK10走势计划 腾讯分分彩计划网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