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彩的规则欢迎您的到來!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小故事,大道理思思心情網
網站首頁哲理故事愛情故事名人故事少兒故事寓言故事幽默故事職場故事勵志故事校園故事人生故事親情故事友情故事鬼故事民間故事現代故事傳奇故事歷史故事創業故事故事會

畫狐

  民國時期,軍閥混戰那年頭,在長白山腳下的一座縣城里,有家陳記藥材行,店面不大名氣卻不小,據說陳家祖上曾是宮里的太醫,不知道為什么辭了差事,舉家搬到了這里,F在的掌柜叫陳子福,他平時只做藥材生意,很少給人看病,可真遇到別人治不了的病,偶爾才出診。真正讓陳掌柜遠近聞名的,不是他的醫術,而是畫技。他有個雅好——畫狐。

  古往今來,畫飛禽走獸,山水花鳥的人不少,專門畫狐的卻不多見,陳子福就是其中一個。他的畫中無論主體還是背景,都少不了狐,無論紅狐、白狐、灰狐、藍狐,或坐、或立、或媚、或嬉,在他的筆下神形俱似,栩栩如生。

  為了畫狐,陳子福經常去山林中窺覷狐的身影,探訪它們的行蹤。他有一間畫室,叫“墨香草舍”,據說是效仿紀昀的“閱微草堂”而得名。陳子福專心創作他的狐畫,許多人都不理解他的舉動,三十多歲了仍光棍一根,有幾家提親的都被他婉言拒絕了。別人問他為什么不張羅娶個媳婦,畫狐貍難道能畫出老婆來?陳子?偸呛呛且恍φf:“緣分還沒到呢,說不定哪天會來個狐仙給我做媳婦呢!”

  日子久了大家便笑他癡狂,也在竊竊私語:“陳家藥材行到他這三代單傳也許就傳到頭了!”

  那年春天,陳子福給皮貨莊的葛掌柜看病,看到一只剛買來的紅狐。那是只幼狐,受了槍傷,卻還活著?吹剿蓱z的眼神,陳子福不落忍,就花高價把它買了下來。帶回去給它治好了傷,還養得油光閃亮的,每次逗小狐玩耍的時候,都會給他帶來靈感,他筆下的狐更加傳神,而狂生的名號也更加響亮了。

  在把小狐放回山上的那天,看著它跑出籠門不遠突然又扭頭朝自己跑來的一剎那,陳子福的心酸溜溜的,不知為什么竟多了種不舍,他輕撫著小狐的頭:“去吧,別想我了,等將來你做了狐仙,就變個美女來看我吧……”

  或許真是和狐結了緣,連陳子福自己都沒想到,不久還真有個狐仙讓他給遇上了!

  轉眼間到了冬季。那天店里不忙,陳子福便早早關了鋪子,琢磨起新畫來。掌燈時分,街上突然傳來一陣槍聲,由遠而近,緊接著急促的敲門聲響起,原來是縣保安隊長李胖子正帶人挨戶搜查呢,不知道在找什么人。到了陳子福這里,李胖子倒還客氣,只用那雙三角眼在院子各處掃了一圈便離開了。畢竟人家陳子福治好了他娘的病,多少得給幾分面子。

  送走李胖子,陳子福又回到了畫室,發現桌上的畫稿被翻過,茶點也被動過。“難道有人來了?”陳子福尋思著,正在遲疑間,卻聽見屋中有人開了口:“你是在找我嗎?”語出人到,屏風后面一位紅衣女子走了出來。陳子福一愣:這屋子他出去后就鎖上了,連李胖子都沒進來,她是怎么進來的?

  陳子福不敢正視女子的臉,只是偷偷地溜了她一眼,發現她長得很標致,和她目光相接的剎那,他的臉馬上紅了,忙把頭低下。

  看著他的窘相,女子笑了起來:“陳掌柜,你不認識我了?我叫紅玉,就是你救過的那只紅狐!”

  她是紅狐?就是真有狐仙一說,它也不會變得這么快!而且狐仙是不會吃茶點的,所以陳子福沒有相信她的話,也沒有馬上點破她?粗灰u紅色嫁衣卻頭發散亂,肩上掛彩的樣子,肯定是個有來頭的人物,說不定李胖子就是沖著她來的。陳子福心突然一酸,他又想起那只紅狐了,這個世道,誰活著都不容易,碰上了就是緣分,能救下一個是一個吧!

  “唉,你先在這里歇著吧,我去拿點藥來!”他嘆了口氣,便不再深問。

  女子忙道謝:“陳掌柜,你是個好人,紅玉會報答你的!”

  陳子福送了藥過去還沒等從畫室里出來,便聽見又是一陣敲門聲,前院的伙計扯破了嗓子喊:“掌柜的,快出來看看吧,黃督軍的人闖進來了!”

  陳子福一驚,這伙人肯定又是找她來的。他忙把墻上的一幅畫掀起來,后面竟露出個小門來,這是他家存放名貴藥材和積蓄的暗室,躲在這里應該安全。

  安置好了女子,他忙鎖好了門快步走了出去,可是來人已經到了門口,帶隊的是督軍府的副官,后面跟著好多當兵的還有李胖子和他的手下!

  那副官神氣得很,連理都沒理陳子福,而是沖著李胖子喊:“老李啊,我怎么聽兄弟們說你沒搜這家?”

  李胖子忙點頭哈腰:“搜了,搜了,就是這個畫畫的屋子沒去,我尋思這么小的地方也藏不了人啊……”

  副官吼了起來:“放你娘個屁!就是耗子窟窿也得給我掏了!那娘兒們要是跑了,老子先斃了你!老子就不信這個邪了!一個大活人還能飛到天上去?”李胖子嚇得汗都出來了,忙拉過陳子福去開門。畫室被翻了個底朝上,結果什么也沒找到。搜查的人一撥接著一撥,整個縣城一宿都沒安生,陳子福一夜沒睡,不知不覺天已漸亮,搜人的風聲漸漸過去了,也不知道屋里的女子怎么樣了?

  陳子福忙回到畫室,輕輕敲了幾下門,小聲說:“姑娘,出來吧,外面的人都走了!”連叫了幾聲也無人答應,他推開小門一看,暗室里珠寶錢財什么都沒動,那女子不見了。

  幾天后,陳子福向李胖子打聽后得知,原來黃督軍的表弟在娶七姨太那天被調包的新娘子給打死了,那人出手很利索,一槍正中眉心,打完就跑了,還有一伙人馬趁亂砸了他們家的響窯,到現在還沒抓著人呢。

  二

  一切恢復了平靜,陳子福又同往常一樣,邊打理生意邊畫狐,只是不知怎么了,他一拿起筆就想起那個紅衣女子來,不知不覺中竟勾勒出一幅她的小像:她一襲紅裝,立于芭蕉之下,腳下伏著一只紅狐點綴。

  已經進了臘月門,馬上就過年了。一天下午,陳記藥材行里來了一胖一瘦兩個男人,這兩個人看著眼生得很,像從遠道來的。他們牽著馬,腰里鼓鼓的,一進屋,就點名要見陳掌柜的,陳子福一看就知道他們來頭肯定不簡單。不過來的都是客,不能失了禮數,忙把他們讓進客廳讓伙計上茶。幾句寒暄過后,陳子福便問起兩個人的來意:“不知兩位兄弟是來抓藥還是進貨?”

  瘦子開了口:“都不是,聽說陳掌柜妙筆生花,我們哥倆是受人之托,專程買畫來的。”說著把背著的小包袱拿下來,打開后往桌上一放,里面全是現大洋,至少有七八十塊。在這兵荒馬亂的年月,這些錢足夠買上幾畝好地,娶房媳婦過日子了。陳子福吃了一驚,忙把錢給他們推了回去:“兄弟,你們可能不知道,我不是什么書畫名家,只喜歡畫幾只狐貍而已,我的畫從來不賣,當然也值不了這么多錢。”

  矮胖子一聽發起火來,“你小子別不識抬舉,我們當家的看上的東西還沒人敢不賣呢!”說著把腰里的家伙掏出來往桌子上一拍,“掌柜的,這回肯賣了吧!”

  看著桌上的大洋和盒子炮,陳子福微微一笑,說:“我不是見錢眼開的人,狐在民間被喻為不祥的象征,誰愿意把不吉利的東西掛在家里呢?可不能坑了你們!就是拿槍斃了我也不能賣!”瘦子一見,忙出來打圓場:“陳掌柜,我們當家的和狐有淵源,又被您救過,您賣不賣畫都行,只要把錢收下,讓俺哥倆回去好交差!”說完,轉過臉呵斥胖子:“墩子,怎么和陳掌柜說話呢?他可是當家的救命恩人!長點出息好不好,別動不動就把家伙掏出來。”

  被他救過命的除了紅狐便是那個自稱紅玉的女子,看他們的打扮,陳子福已猜出了八九分,于是問胖子:“紅玉姑娘還好嗎?”

  “好,用了您的藥后她的傷全好了,她還惦念著您呢……”

  瘦子沒等胖子說完就捂住了他的嘴,然后拉著胖子向陳子福告辭。“先別走,你們來挑幾幅畫吧!”陳子福說著把他們帶進畫室。

  一進屋,瘦子的眼睛就落到了那幅紅衣女子的小像上:“陳掌柜,這畫在您這兒早晚會惹出事來,還是讓我們帶走吧!”陳子福搖搖頭,說:“拿什么都可以,就這幅不行!我還留個念想呢!”說著忙拿了幾幅畫把兩個人送了出來。送他倆出門的時候,陳子福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紅玉姑娘到底是什么人?”

胖子剛要說,瘦子連忙接過話茬兒:“您別問了,就當她是狐仙娘娘吧……”

  送走了他倆,陳子福的心空落落的,一回頭卻發現那包大洋還躺在鋪子的柜臺上。自己分明讓瘦子把它拿走了,可什么時候放回來的他竟然毫無察覺,他們出手之快簡直和那來無蹤去無影的紅玉沒什么區別。紅玉是什么人對陳子福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他知道她是個好人!

  三

  說來也怪,自從認識紅玉以后,陳記藥材行的車隊竟然沒被土匪劫過,大家都說是狐仙娘娘在護著他呢;又因為陳子福為人實在,價格公道,主顧們也都喜歡和他打交道,一來二去的,生意越做越大,另外兩家同行眼看著混不下去了,那兩個老板急紅了眼,整天在一起琢磨要把陳子福整趴下。

  這年夏天,陳子福突然被抓了起來,理由是“通匪”。所有認識他的人都覺得他挺冤的,整天畫狐貍的陳掌柜怎么可能和土匪扯到一塊兒呢?原來是兩家藥材行老板在署長面前使了銀子,陳子福偏不肯買賬,署長怒了便帶人去他家亂搜一氣,誰知竟搜出那張“一點紅”的畫像來。

  警察署的大牢里,警察署長親自審問:“我問你,那畫上的娘兒們是誰?”

  “她是個狐仙,是我救過的紅狐……”不管怎么打怎么問,陳子福的嘴里就這一句話。

  天黑了,陳子福醒過來,他被架上一輛馬車,車到了一個山梁上,突然他聽到對面有人喊了起來:“都給我站!人帶來了嗎?”

  “帶來了!兄弟,署長說讓你們先放了老太爺,我們就放人!”署長交代過,必須把他那被綁票的老爹給換回去,要是出點差錯回去可就沒命了!

  對方沒答話,朝天開了一槍,緊接著四面八方響起了槍聲。車上的人馬上把陳子福架下了車,上了另一輛馬車,在一陣槍聲中,馬車跑了起來。不知跑了多遠,馬車在一個僻靜的農家院里停了下來。陳子福睜開眼,見紅玉正給他擦傷口。沒想過自己還能見到紅玉,他不敢相信,有一肚子話想和她說,一時竟不知怎么開口,半天才憋出一句:“那年你來我家為什么要說是紅狐呢?”

  紅玉愣了一下,然后笑著說:“你救過紅狐的事情全縣人都知道啊,我怕說出身份嚇著你才說是狐仙的,誰知道你還真信了!”

  “那你又是怎么從我鎖著的畫室進來出去的?”

  見陳子福將信將疑,紅玉便出去了,不一會兒,劃著的窗戶竟從外面被她用匕首挑開了,然后一個紅影“嗖”地飛了進來,然后又把窗戶劃上了,辦得干凈利落。“這回不再說我是狐仙了吧!陳掌柜,什么都別想,好好在這養傷吧!”

  紅玉幫他擦完藥出去了,打那以后陳子福就再沒見著她。后來聽說他們是土匪,可并沒干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在那個年代,有些當官的還不如他們呢!

  傷好了以后,陳子福要離開,紅玉讓人給他準備了馬車和干糧。在臨走的前一天,陳子福不吃不喝地趕出一張畫來,就是那張被搶走的“紅玉與狐”,他要把它送給紅玉,不管她是人是狐,是仙是鬼,相識一場總得留個念想!

  目送著陳子福馬車離開的時候,遠處的紅玉拿著那張畫默默出神: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陳掌柜是個好人,不能再給他帶來任何傷害了。和陳子福一起走的還有金鳳,就是她救回來的那個“七姨太”,也是個好人家的姑娘,但愿他們能幸福,而自己,就成為他心中永遠的狐仙吧……

    發布時間:07-30 點擊次數:
熱點民間故事
回頂部思思心情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6022693號-2
5分彩的规则 江苏快三开奖计划 3分飞艇计划精准 北京赛车PK10走势计划 腾讯分分彩计划网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