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彩的规则欢迎您的到來!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小故事,大道理思思心情網
網站首頁哲理故事愛情故事名人故事少兒故事寓言故事幽默故事職場故事勵志故事校園故事人生故事親情故事友情故事鬼故事民間故事現代故事傳奇故事歷史故事創業故事故事會

狐母智救愛女

茅臺山下有一村落叫黃泥灣,村頭有一獵戶姓黃,夫妻二人只有一愛女鳳兒,剛出嫁不久。

  這天,黃老漢磨起刀來,邊磨邊斜眼看看那只白狐。在老漢看來,這哪是一只狐貍啊,分明是一堆白花花的銀子!

  可憐籠中那只小狐貍,被刺耳的磨刀聲嚇得瘋狂地撞著鐵籠,不時發出凄涼的鳴叫,帶血的淚水滾出眼角。

  話說三天前,一位富商來到黃老漢家看貨,一眼就相中了這身亮如白緞的狐皮,出五百兩紋銀。老漢喜出望外,心中嘀咕,自己活大半輩子了,還沒見過這么多的銀子呢。小白狐眼看要活不過今天了。

  這時,只聽“咚咚”有人敲門。

  “俺爹呀,您快救救俺吧!”大門被推開了,進來一位披頭散發的年輕女子。

  黃老漢吃了一驚:“乖女兒你咋弄成這個樣子!”

  老漢心疼地走上前去,見女兒右眼烏青,左腿還一瘸一拐,顯然是被人打的。

  “傻閨女,誰欺負你了?”

  “誰?你快說!”老太婆也走上前哭著問道。

  “還有誰?不就是你那臭女婿。他喝醉了,我勸他兩句,他就對我拳打腳踢。不是我硬逃了出來,他非要了我的小命不可。爹娘啊,快給女兒出出這口惡氣吧!”

  老兩口就這么一個寶貝女兒,是他們的心頭肉啊,不,應該說是他們的命根子!一聽這話,黃老漢的肺都要氣炸了:“走,乖女兒,咱找他個龜孫算賬去!”說著拉住女兒就走。剛出院門,他又折身回來了,還不忘交代老婆一句:“你千萬看好家,別讓那狐兒撞壞了籠子跑了,出了事我可不饒你!”

  “走吧,快走吧。我就坐在這兒看著,看它咋跑!”老太婆不耐煩地回答。

  沒多大會兒,也就是一炷香的工夫,黃老漢就氣呼呼地回來了。老太婆一看嚇愣了:老頭子的腿也瘸了,一只眼也是又紅又腫的。沒等老婆問話,黃老頭先咆哮起來:“這臭女婿不識抬舉,我還沒說上兩句哩,他抓起我就打,還把咱閨女關進一間屋子,說是非要吃了咱閨女的肉不可。去,快去,我先找人救咱閨女,你再找幾個年輕人帶著家伙把咱的嫁妝拉回來。不跟他個龜兒子過了!”

  “就是,不過了!”老太婆也受不了這口氣,把門一甩,找人去了。

  這老兩口剛走,一大一小兩只白狐悄悄溜進了黃老漢的小院。它們短暫地與籠中的狐兒交流一下眼色,馬上開始行動了,對著籠子又是抓又是撓又是用牙啃。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兩只白狐又是累又是急,不一會兒就汗水如注。那只老白狐被硌掉了兩顆牙齒,鮮血從嘴角流了出來。那年幼的白狐把年老的白狐拉下來,繼續撕咬那籠子上的鐵絲。過了一陣子,鐵絲終于被咬斷了。

  三只白狐低聲嗚咽著,緊緊地擁成一團,接著又馬上分開,開始逃命。

  “娘的,那個該殺的老狐貍精,咱可是被它騙苦了。它這招使的是調虎離山計呀!”門外老兩口罵著從女兒家回來了。

  原來,黃老漢氣憤憤地到女兒家一看,小兩口正親親熱熱地說話哩。女兒好端端地一個人兒,不但腿沒事,眼還是那樣水靈靈的呢。正狐疑時,老太婆領著幾個年輕人吆喝著來拉什么嫁妝。弄得小兩口莫名其妙。

  老太婆一看也奇怪了,剛剛還看到老頭子被女婿打得鼻青臉腫腿還瘸呢,這一轉眼咋又好端端的呢?

  “上當了,上老狐貍的當了!它是先變成咱閨女把我騙走,接著又變成我騙走了你!”老兩口好言好語遣散眾人,馬上往家趕。沒料想正趕上三只狐貍從門里出來。

  “壞了,千萬不能讓小白狐跑了啊,不光是五百兩銀子要打水漂,咱還使了人家百兩定金哩,罰不起!”黃老漢氣得直跺腳?伤麅墒挚湛,只有撒腿去追。兩只腳的人趕四只腳的狐貍不是件容易的事。眨眼之間一老一小兩只狐兒跑進深山里了。喜的是來幫忙的那只年輕狐貍也許被嚇得迷失了方向,竟向村里跑去。更可喜的是它跑起來肚子一顛一顛的,顯然怕驚壞了肚中的胎兒,不忍拼命地跑。黃老漢心中叫好:丟了個小白狐,卻抓個更大更漂亮的,說不定再下個崽兒又不知值多少銀子呢!黃老漢心中想著,腳下更來了力氣,使出獵人的拿手本領,直追下去。

  那懷了崽的白狐悲鳴著眼看就要成為老漢的囊中之物,它情急生智,從一戶人家的大門下鉆進院里去了。

  “好啊,看你個龜兒子還往哪兒跑!”老漢長舒一口氣。

  “秋生,快開門,快開門!”黃老漢喘著粗氣擂門叫道。

  “大叔,您有急事?”見老漢汗流浹背的樣子,年輕人忙問道。

  “還記得我捕獲的那只白狐嗎?”

  “咋了?”

  “跑了!”老漢跳進院里,邊掩上門邊說,“讓那狡猾的老狐貍救走了!”

  秋生當然知道捕白狐的事了。那天,秋生上山打柴,走到半山腰見黃老漢背著獵槍肩挑一老一小兩只白狐高高興興地下山來。秋生看得仔細便與老漢打起招呼:“大叔,你看這只老狐貍流淚了,哭得多痛!”老狐被打瞎了一只眼,后腿也斷了一只,見了秋生,它拼命地抬起頭,嗚嗚地叫著,似在哀求秋生想法救它一命。

  秋生一如看到垂死老狐的掙扎,動了惻隱之心。

  “大叔,這狐貍傷得不輕,皮毛都爛了,不值什么錢了,這小狐貍呢又這么小。您老就行個善,送給我吧。我給您砍兩個月的柴燒還不行嗎?”

  “呵呵,今天大叔我運氣好,狐貍們正玩得高興呢,被我冷不防放了一槍。結果打傷了老狐貍,嚇傻了小狐貍。只可惜跑了一只?茨愫⒆有难凵屏,老狐貍可以給你。但是,這小白狐毛色好,我養些時日,再出手,我要換銀兩花哩,可不能給你呀!”

  就這樣,秋生換下了這只受了重傷的老狐貍。給它敷藥調養了數天,又把它放歸山林了……

  “唔,你留下的那只小白狐竟然跑了?”秋生不知咋的心中竟然有種抑制不住的喜悅,不過,他可沒有表露在臉面上,嘴上卻說道,“真太可惜了!”

  “那老狐貍真太狡猾了,為了救女兒竟然幻化成人形,它先是變成俺閨女把我誑走,接著又變成我,騙俺老伴出了院門……”老漢氣憤憤地把前后經過說了一遍。

  “不過,那只懷了崽的白狐貍讓我追到你家來了。今兒個我非抓住它出這口惡氣不可!”

  “什么?這不可能吧,我剛剛還在劈柴,哪見狐貍的影子?”

  “唉,我這么大年紀了還能說瞎話?”

  “那你去俺屋里找找吧——”

  “哎呀,秋生快來,我肚子疼得要命。是不是要生了呀?”

  黃老漢正要邁步進屋,聽了這話吃了一驚,急忙退了回來。人家要生孩子,當大叔的能硬闖進去?

  “來了,來了。”秋生臉色煞白,急忙跑進屋內。進了里屋,見妻子臉色蠟黃,大汗淋漓,抖如篩糠。

  “怎么了,媚兒?”

  “撲通——”妻子媚兒跪在地上,淚流滿面,低聲說道,“夫君,救命啊——”

  原來,她就是黃老漢要捉的那只懷了孕的小白狐。

  幾個月前,它與妹子鳳兒及母親在山中嬉戲,不料被獵戶黃老漢偷襲,自己所幸得以逃脫。多虧秋生救了母親一命,母女才得以團圓。為感謝秋生的救命之恩,狐母讓大女兒媚兒幻化成人形,嫁于秋生為妻,打算與秋生恩恩愛愛,白首到老。

  狐母得知黃老漢要殺小女鳳兒取其狐皮,心急如焚,連夜找到大女兒媚兒,設下救小女的計策。誰料媚兒已懷孕在身行動遲緩,差一點被黃獵戶抓個正著。

  “夫君,原諒我是一只白狐吧?砂呈钦嫘膶嵰鈦韴蟠鹉亩髑椴诺竭@里的呀!看在咱夫妻的情分上,救我一命吧?禳c想法讓老獵戶出咱的院子吧。不然,我一見到他就會現出原形,那該如何是好!”

  “怎么,你真——真是——”秋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眼前這位美麗善良的妻子怎么是個狐貍精呢?

  “不,不管你是人還是狐,你都是我深愛的妻子。”秋生兩眼含淚走出內室,來到屋外:“大叔,您請回吧,我妻就要臨產。實在沒辦法,讓您老人家失望了。”秋生深深一禮。

  “大侄子呀,我——”黃老漢眼看到手的銀子飛了心有不甘。這時天已經黑了下來,正要走,忽聽到門外有動靜,從門下邊往外一看,正與往里瞅的老狐貍四眼相對。黃老漢大怒,把門拉開,那狐貍往前一倒,栽了嘴啃泥。惱羞成怒的黃老漢抓起一邊的木棒砸下去,狐貍的頭被砸個稀爛。

  “秋生,快點燈來!”燈光一照,黃老漢竟大哭起來:這砸的哪是什么狐貍精?正是自己的老婆呀。原來,老婆見老頭子一直不回家,一路問下去便尋到秋生家,見人家關著門,又沒聽見什么聲音,不想驚動主人,就從門下面看個究竟,沒承想一命嗚呼了!

  這樣,黃老漢因人命官司被抓進了大牢?h太爺一問,方知是黃老漢財迷心竅,錯把老婆當成狐貍精打死了。朱筆一揮,將黃老漢打進死牢。

  黃老漢一生勞碌,沒想到竟落個身首異處的下場。他哭啊,恨!可是誰又能救得了他呢?

  “黃老頭,黃老頭……”這天深夜,恍惚中老漢聽到有人喊他。他有氣無力地睜開雙眼,不由火冒三丈,鐵窗外那老狐正轉動著眼珠恥笑他呢。“狐妖,害死我了!變成厲鬼,我也要殺了你!”

  “嘻嘻,說啥子大話,你就要上西天嘍,還是省點力氣,想法子保命吧。”

  “保命?老子還能保啥命?”老漢不解。

  “告訴你吧,你老婆沒死,在茅臺山腰洞中呢。俺們狐貍可不像你們人類,見錢眼開,為達目的,不計后果,到頭來害的還是自己!”說完,那狐兒一顛一顛地跑了。

  天明,就要斬首示眾,黃老漢不知狐精說的是真是假,權當作救命稻草試一試。他大聲喊起冤枉來,說他沒有殺人。

  縣太爺只好坐堂再審。聽老漢這般如此一說,縣太爺立馬派衙役去那洞中看個仔細。果然,那老婆子正在那兒呼呼睡大覺呢。問她咋回事,她稀里糊涂地也弄不明白。

  那么,已埋入墳墓中的老太婆又是何人?仵作扒開墓穴一看,哪有什么尸體?一具枯木而已。

    發布時間:08-04 點擊次數:
熱點民間故事
回頂部思思心情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6022693號-2
5分彩的规则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p id="pzdxt"></p>

<p id="pzdxt"></p>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output id="pzdxt"></output></video>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video>

<noframes id="pzdxt"><video id="pzdxt"><p id="pzdxt"></p></video>

<listing id="pzdxt"><video id="pzdxt"></video></listing><noframes id="pzdxt"><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
<output id="pzdxt"></output>
<p id="pzdxt"></p>
<video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video>
<output id="pzdxt"></output>

<video id="pzdxt"></video><p id="pzdxt"></p>

<p id="pzdxt"><delect id="pzdxt"></delect></p>